Dead Souls


by deadmoya

他討厭她傷害自己,誰都不喜歡她這麽做。
可她無法擺脫,被手中的利器控制。她企圖掙扎卻以更快的速度陷入泥沼。

她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不想跟任何人説話。桌上放著礦泉水和一本安妮的書,本想安靜地度過這個晚上可她一直在咳。幾乎每隔三十秒就要咳一陣,嚴重了會連續咳一分鐘。
很疼,很累,很煩。
教室裏很安靜只聼到她一直在咳。
開始有人投來目光,厭煩,同情,不解。
这都是她不喜歡的,開始煩躁。
放下書把瓶子裏的水喝光,趴在桌子上胡思亂想。
白天一直和他在一起的,手拉手逛街還看了電影。頭靠在他肩膀時還是不停地咳,她很厭煩可不能控制,但这也沒有影響到她的好心情。
她一直握著他的手,指尖有些微涼,她抓在手心希望他不會太冷。
有時她會側過頭去親吻他的臉頰、脖頸,吸吮他的耳垂。这都是十分溫暖的部位,她喜歡吻它們。她把臉埋在他脖頸時心也跟著溫暖起來。
變成一只貓吧!溫馴地靠在他懷裏任他撫摸。她這樣想。

如此快樂的一天怎麽會感到煩躁呢。她皺去眉用力把空瓶子扔進教室角落的垃圾筐裏。

手裏是在操場旁邊撿到的碎玻璃,有一角很鋒利她就按了下去。玻璃拿開后左手腕沒有任何異樣,她覺得自己不夠用力,於是尋找更鋒利的角。
再想放到手腕上時她看見滲出皮膚的紅色的血。凄豔美麗。她微笑,伸出舌頭去舔。
血腥味在口腔中擴散,她像一只貓覓得一條新鮮肥嫩的魚一般滿足。
每一道傷口都不深,疼痛卻持久,这已足夠。

傷口被他發現時他轉身走了不再理她。她在旁邊一手推著車子一手挽著他的胳膊搖來搖去,她讓自己盡量溫柔可愛一些哄他消氣。
沒有這樣哄過人呢!她想,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於是她更加用力地搖晃他的胳膊。
他終于笑了,說你煩不煩人啊。她笑呵呵地回答說煩。
就這樣,只是這樣,他還是不理她。
她也繼續哄,她告訴自己要堅持。一路上都沒有放開他的手。

走到他坐車的地方還是沒有結果,她依然堅持。
錯過一輛車之後他說等傷口好了就理她。这至少需要一個月,她不同意他也不妥協。
開始掙脫她的手,她突然感到恐慌,於是更加用力地抓住,他也用力,他要回家。
她覺得十分疲憊。好像被綁在大海邊,而海水已經到達她的脖子。

她松開了他的手。走吧,走了以後不要理我。說完她推著車子走掉了。
她轉身時看到他站在原地,她幾乎快要站不住了。
他沒有馬上轉身走掉,她是如此慶幸。
她飛快地騎車子回家,進門時被一輛黑色摩托車從車子上撞了下來,沒有開口駡人,有點反常呢,她笑。
嘴角上揚,擡頭看了一眼透明的天空便模糊了視線。

她疼痛出血,卻無法向任何人傾訴,沒有語言。
[PR]
by deadmoya | 2006-03-08 23:56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