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最近一切都挺平靜的,我也挺平靜的,就有時候咳嗽靜不下來。这點小病我還就不信我扛不過去了,別跟我較真兒。

今天某小孩給我寫信,反正面寫的跟我政治書似的特有哲理,他說你傷害自己是想得到關心,可別人會以爲你喜歡傷痛。
这話説得我惆悵半天,原來在別人眼裏是這麽囘事,可我已經形成習慣停不下來了。被控制,被局限。
生活若跳不出習慣的圈子便會變得墨守成規。我覺得我跳不出來,我没信心没力氣。
我到頭來什麽都沒有卻養了這麽個習慣,这真是驚世駭俗阿。

一直一直都特別任性,肆無忌憚地摧殘自己,我以爲自己失魂落魄了就有人過來關心我,給我個肩膀,給我個擁抱。
等不到關懷時便覺得自己還是不夠落魄,我縂認爲會有人來扶我一把,其實我還是把人們想得很不錯的。
現在想想,我这他媽的是為了什麽啊?可我知道我以後還是得這麽做。
我拿自己很没辦法。
我想找個能管住我的人。
知道什麽時候要呆在我身邊,什麽事我承受不了,什麽時候該無限度遷就我,什麽時候該對我強硬,什麽時候讓我放風,什麽時候把我裹懷裏。
又是個即美麗又傻屄的夢。誰能對我這麽有耐心啊!
這些年別的没學會就學會怎麽做夢怎麽狗扯羊皮怎麽胡B蛋侃了,我真該拍著手兒笑啊!

以上胡扯的。
明天降溫,大家多穿衣服,小心肺炎。
[PR]
by deadmoya | 2006-03-12 00:47 | 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