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私奔。

六月。氣溫上升,提醒著一場逃亡的開始。

这是幸福的逃亡。她要和他一起生活。她欺騙父母並且叫上朋友一起撒謊,心存愧疚卻依舊繼續。
这愧疚與他相比不值一提。就是這般執拗。

悶熱的下午她牽著朋友的手百無聊賴的走在街上。她在等待他的電話。
有些煩躁想要吃東西。拿出錢,就那麽一些,斟酌一番決定吃麻辣燙來打發時間。
她微笑著假裝開心,和朋友談笑風生,心裏急躁地想要把手中的竹簽折斷。
身體微微发燙,背上有零星汗滴,焦急。

電話響起時她喜悅卻不形于色,聲音冷淡,她想要懲罰他讓自己這樣等待。
見面他依舊叫她傻子。於是她笑起來。
坐在路邊適量这計劃如何才能完美不被戳穿。那些繁瑣的問題並不影響他們愉悅的心情,夕陽血紅的光照在兩張看過去年輕細緻的臉上。

晚上吃燒烤,他的兄弟從局子裏放出來。很多人,她還是坐在他的旁邊略顯拘謹。她不知如何面對如此多的人,雖然已相處了不短的時間。
一群人吃得熱火朝天興高采烈,她的腿開始劇烈的疼。
在家時想了一万种突發狀況可唯獨忽略了自己的这雙腿。沒有膏藥。措手不及。
早已没了食欲,雙手不停在腿上錘打,無濟於事。
她想回家。
和他一起住的傢。

深夜11點半,她坐在摩托車上跟他四處奔走尋找住處。夜裏的風讓她清醒,这是私奔吧。奔向兩個人的幸福,奔兩個人的地老天荒。

最終在一個叫舒雅的招待所住下,推開房門她迫不及待地踢掉鞋子坐在床上撫摸自己的雙腿。刺骨的疼痛,她皺起眉。
他的手伸過來輕輕仔細揉捏,使她原本急躁慌亂的心平靜下來。然後他去為她買零食和飲料。

黑暗中他們擁抱纏綿。他用身體抵制她,激昂而興奮,她忘卻疼痛。伸手攬住他的腰,要彼此更貼近。
突然有一刻她想回憶,可是回憶些什麽呢,還没想到該如何回憶她便墜入深淵。

他調皮的說要去另外那張床睡,若想他就過去和他一起睡。
她不動。
伸手不見五指的周圍充滿他的氣息,她聼到他均勻的呼吸。
“睡了麽”,她問。
沒有回答。
她慢慢起身,裹上毯子,光著腳輕輕走到他的床邊。
看來他真的累了,那麽快就睡了。其實她也很困,可是腿疼的折磨她只能清醒。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但他的臉烙印般地刻在心上。
她看著他濃密的頭髮,細長的睫毛,柔軟的唇,白淨的脖子,凜冽的鎖骨,寬直的肩,給過自己溫暖的手,修長的腿。
她如此愛著這個人。
想到這裡她不禁笑起來,不敢出聲,怕驚醒了他。
俯下身去,輕輕在吻在他臉上。
然後用頭髮磨蹭他的肩膀,他伸手抓癢。她再次笑起來。
俯身便又是一吻。再用髮尖來回撩蹭。
他醒了。
於是她幸災樂禍地跑囘自己的床上。

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睡著,突然感覺床整個震動,驚醒。看到他的臉,他問睡著了麽?
她迷糊地回答,嗯。
然後又閉上眼。
之後似乎一直清醒無法深沉入睡。
眼睛閉著思維清晰,他在身邊有絲毫動靜她便睜眼去看。
他再次醒來天已亮了,淩晨5點。
她說熱,然後翻身,留下濕熱的一片。他起身打開風扇。

混亂的一夜,無數次醒來睡去。被欲望,被關心,被夢境一次次打擾,還有腿上的疼痛,这令她懊惱。
就這麽快天亮了。
她抱著他,把臉壓在他的臉上,然後起身。

一切收拾妥當,逃亡結束,私奔停止,她要回家了。



[PR]
by deadmoya | 2006-06-13 00:21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