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即將告別。

她記得那是個冷風刺骨的冬天。天空飄著潔白的雪。
她扶著一棵棵乾枯的樹緩慢地走在路邊。每一個關節都像是被凍住,稍微活動便撕扯般的疼起來。
左肩上的挎包帶子一再往下滑落,她也一再把帶子扶上肩膀,用手拖住皮包。
她必須向前走,因爲他在前方等著。

初次見他是在她唱歌的酒吧。天生的好嗓子,什麽類型的歌都能唱。
那天她穿著紅色的薄紗連衣裙,黑亮的頭髮隨意自然地散在背上,臉上沒有太多化妝,凃了唇膏,淒艷的紅。
酒吧周圍黑暗,只有她坐的地方有一束迫光。
她拉著明亮創傷的聲音,在麥克風面前低吟淺唱,在高亢或低沉之間遊刃有餘。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i think i dreamed you into life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i have been waiting all my life

一曲完畢,他走向舞臺递給她一杯威士忌,然後微笑著對她說“跟我走”。
他是個理性明智的男人,她知道。而她只是百般無奈迫於生計在酒吧賣唱的歌女,對生活沒有奢望只求溫飽。她知道他可以滿足自己,便笑著點頭。
第二天清早,一個人收拾了幾件衣服塞進包裏就出了門。他沒有接她,她亦無錢打車。腿疼得厲害只得扶著樹艱難向前。
这一刻她心中並不迷茫,她明白自己的去向和依靠。心中滿是安慰,是容易滿足的女子。

來到他的別墅,他笑著迎接,摸著她的頭輕聲說,原來你可以这般聽話,這樣很好。
她知道自己在他前面無法驕傲,更無法控制他。心中閃過一絲恐懼卻無法逃脫,只是靜默。
他帶她購物,讓她挑選她喜歡的衣服化妝品,帶她看電影吃西餐,去酒吧聼別人唱歌,看著她在陽光下笑得如孩子般燦爛歡快,心中自然欣喜。
他有錢,有權有勢有地位,還有一顆殘缺不全的心。他曾經被傷害,被欺騙,被遺棄,被不予理會。他要讓他愛的和愛他的人都像他一樣痛苦。畸形的愛。

她,是他的獵物。

他們在一起五年,他們彼此相愛,深愛,卻又彼此傷害。他心中的陰暗憤怒爆發時,拖住她的頭髮,從客廳拖到臥室,撕掉她的衣服,把點燃的煙頭狠狠地按在她的背上。聼她发出慘烈的尖叫。用刀子划破她的手腕,看著鮮血噴湧而出,他便低頭去舔舐。問她疼不疼,會不會感到疼。還曾用刀子在她後腰上刻了一個綮字,那是他的名字。
她的忍耐達到極限時也曾用指甲抓破他身上的肌膚,淩亂細長,滲出紅色的血。用桌子上的各種化妝品胡亂砸向他,胸口,肩膀,手臂,背,他會下意識的擋住頭和臉。次日被砸中的地方出現瘀青時她心中既歡喜又心疼。他亦如此。看著心愛的她被自己肆意虐待時,他心裏諸多悔恨卻已無法彌補。

他們曾有過兩個孩子,可都是不被允許出生的,葬送在这黑暗殘疾的愛情裏。他陪她去醫院,買上好的補品,整夜抱著她,用身體給她溫暖,為她擦干眼淚。可她身體和心理的創傷都已無法痊愈,他們心中早已明了。

回想至此,她發現自己流眼淚了,沒有溫度。她想從浴缸冰冷、散發著腥味的水中站起來,可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浴缸中的水已逐漸變成暗紅色。她穿著第一次與他見面時的紅色連衣裙,早已和血水混在一起。
她心中充滿思念卻已無能爲力站起來陪在他身邊了。她將要與他告別。

她搭在浴缸邊沿的手慢慢滑落到水中,她看見他對自己笑著說,跟我來。
她微笑,閉上眼睛。
帶著她的愛情一起走了。



[PR]
by deadmoya | 2006-06-27 00:28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