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每次上網都不停地看blog.看有沒有人來這裡留言,看有沒有人說喜歡我說的某句話,看有沒有人跟我的思想產生共鳴。
好像我的書寫能力退化,寫不出什麽讓人看了心中悸動的字。

學校裏的好朋友都出去學專業了,只剩下我自己。
心裏有些難過,有些孤單,有些落寞。
看著她們空空的座位,想著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便閉上眼睛不讓自己想。
人總是要分開。这是最後的結局,最好的結局。
我們曾經吵架,冷戰,表面漠不關心事不關己,心裏還是想知道對方的近況,想知道她們是否有挫折,是否手足無措,是否會想我。
然後和好。再聚在一起歡笑打鬧,樂不可支。
女生之間的小小遊戲,每個人都在玩,心靈淨澈沒有絲毫惡意。
在這個校園裏,我喜歡的人我開心的事也只能對自己說。
我討厭的人我煩惱的事也只能對自己說。
你們都不在我身邊。

大家都是爲了大學而努力奔波,提起這個問題我本能的想逃避,太多太多的繁瑣事情壓在身上令我厭倦。
我不是個堅定的人,總是隨波逐流被人牽著鼻子走。
捨不得的東西太多,最終留給自己一個選擇,把其他的都殘忍放棄,直至最後才發現自己什麽都没得到。
選擇的那一個,並沒有選擇自己。
我總是這樣失敗。
前方的路我沒有任何把握,像我這種沒有資本的人是不能選擇的。只能等它來將我帶走。
这結局不被控制。

不知爲何總是肚子疼。一天十幾次地疼,翻來覆去不休不止。
疼起來揪著我全身的神經,只得蹲下來抱作一團。
開始,我認輸,我說求你饒了我。
它不理我。
於是我怒了,我說他媽的你有本事疼死我。
結果它好了。
原來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不是對手,讓人鄙視。

做愛時能忘記一切痛苦與失望。那一刻無論是心或身體都被填充,豐盈飽滿。
不需去想這些那些困擾我的問題。哪怕只有一分鐘的遺忘也應該把握珍惜。
於是我不停索要。
貪婪無休無止。

自己在家時自己做飯,不會動鍋就泡泡面。
看他皺著眉說這麽難吃的時候我沒有説話。
可能在没被逼到絕路時我都要這麽生活吧。
你能不能照顧我呢?
給我做飯吃。

我想要一個大包袱,帶著我喜歡的東西出逃。
我的男人,我的朋友,我的電腦,我的食物,我的陰暗,我的笑臉,我的花朵,我的陽光,我的愛情,我的靈魂。
我必須帶上你們。
一起逃。



[PR]
by deadmoya | 2006-07-03 23:16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