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To my dear。

親愛,前天没睡覺是爲了早上迎接你上班。
这你是知道的,那你知道整個晚上我都想了些什麽麽。本來那天想講給你聼,可是你生病要回家。
我有太多話沒有說。
只好在這裡說。相信你也可以看得到。

那天我3點関了電視回房間,突然想要去見你。这是很突然的想法。
我考慮了一下決定要給你這個驚喜,怕睡過去,就打算一晚上不睡。
我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的幾排房子,一片黑暗。他們都已經睡了。
於是我想到你,你肯定也已經深深入睡,或許在睡夢中與我見面。
我想象得到你睡覺的樣子。那是我熟悉的。
濃密的頭髮,細長的睫毛,柔軟的唇,白淨的脖子,凜冽的鎖骨,寬直的肩,給過自己溫暖的手,修長的腿。
只是沒有辦法用頭髮摩擦你的肩膀,没有辦法再去親吻你的臉,讓我小小懊惱。

想起我們第一次親吻。
冰冷的電影院,即使我們使勁握著彼此的手還是冷,但我們始終都握著。
我忘記了電影情節,忘記了所有對話,只記得你貼上來的唇,和送進我口中酸甜的話梅肉。
那酸酸甜甜的滋味通過血液流遍我的全身。

臨走時,在黑暗的過道上,你伸手輕輕攬住我的腰,柔軟的唇。
寳,我喜歡你口腔的味道。

還記得第一次牽手麽。
那是在華聯,我們總是或多或少的存在間隙。
我一直期待你可以牽起我的手。可是沒有。
我一邊抱怨你是個木訥的人一邊想要怎樣做才能自然。
於是我走在你身後,看你把手插在兜裏,臂彎有空當,我便輕輕把手伸進去。
很輕的,我還怕被你看到。
然後擡頭看你,先是小小的驚訝,然後就笑了,微微點頭。
我記得那笑容,充滿甜蜜。
朋友說要分開走,她們離開后,你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們就那樣握著,無論溫暖或冰冷。始終不放鬆。
寳,握著你的手,閉著眼走路我也不會害怕。

想起我們一起放煙花。
那是新年,12點鐘聲響起時你對我說我愛你。我們去窗口吧。
我看著窗外那些美麗綻放的煙花,想起你的臉。
我覺得這麽美好的時刻我們應該在一起才對。於是把你叫出來。
你買了好多煙花,我不敢拿,便站在旁邊看你放。
那些煙花再好看也只是陪襯,親愛的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你在身後抱著我,問開心吧。
我點頭。沒有語言能表達我的開心,我只能點頭。
寳,你能體會得到麽?肯定可以吧。我知道你也一樣開心的。

我們的情人節。
情人節前一天,我們一起唱歌。唱完歌叫你去吃飯,你拒絕。
說是要回家可是卻給朋友打了電話。哼,去陪朋友就直接說阿,還騙人。
我要走了。你還笑嘻嘻的看著我。
拿你没辦法。
和小希吃完飯適量著要隨便逛逛,想要給你買東西。
都是些很俗的物品。巧克力,情侶挂飾。
我倆絞盡腦汁的想,怎樣讓你驚喜。
在超市裏,我們徑直走向買巧克力的貨架。
剛轉身便看見了你,又急忙退了回去。
希在一邊嘲笑我臉紅。真是尷尬阿。
然後看到你的朋友去付賬。
那天我一直没懷疑那巧克力到底是誰買的。你們說是李明的我就信了。
最後從檯球室出來你們三個誰都没拿,說丟了。我也信了。
你肯定記得我還嘆息那麽貴的東西說不要就不要了。
那時覺得李明真有錢。笑。後來被你嘲笑到不行。
情人節當天中午,我和希去城裏逛了一個中午,最終決定買件綫衣。
馬上就會暖和起來,那樣你就有衣服穿,不用发愁了。
我在挑衣服時都在想著你的臉,想那衣服和你配起來好不好看。
最終決定買那件深藍色的。我想你穿上會很好看。
下午我們交換禮物時什麽話都没說。
你說能夠平靜相處的人才能長期在一起。
很好很好,我聼了很開心。
我們去公園,坐在摩天輪下面。
旁邊有位老人看著,我很尷尬,可你一點也不在乎,還要把我抱起來。我推你,你伸手。
這樣的動作似乎更曖昧。還是拿你没辦法。笑。
我拿著巧克力和玫瑰花進教室時,没一個同學不在看我。
很開心,所有人都看得到我的幸福。
我們的情人節。寳,想到時,會笑麽?

我們的小小私奔。
你用身體覆蓋我,給與溫暖。
每次都是你先睡著,我也每次都是在黑暗中看你。
聼你均勻的呼吸。我想,第二天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我,你會很開心吧。
夜晚你有醒來過,聼你說你有捏我的臉。
調皮的臭小孩。
那時的你會開心的笑吧,會不敢出聲吧。
會看著我幸災樂禍吧。
寳,你快樂吧。

喜歡強勢的你。
讓我手足無措卻内心歡喜。
喜歡走在路上突然跳上你的背,我知道你會穩穩站著讓我放心。
喜歡你有力的手臂攬著我的脖子,掙脫不掉,反抗不了。其實内心就是如此希望,你不准放。
喜歡在學校花園那條路上,你彎腰,把我扛在肩膀上。我看得到周圍人羡慕的眼光。
喜歡我耍小脾氣時你死死拉住我的手。你的手把我拉向你。
寳,無論什麽樣子的你都讓我愛得狂熱、劇烈。

我們半年紀念日。
大熱的天,但你的樣子還是興致勃勃,这讓我很開心。
你給我買了戒指。
我把它給你,伸出手。
你笑著把它套進我的右手無名指。
親愛,我要嫁給你。我要永遠被你套住。不離開。
我買了杯子,可愛的情侶杯。
希望你在每次喝水時都想起我。
讓那帶有絲絲甘甜的水流入你的心,想起我。
寳,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個半年。

我們爭吵。
第一次爭吵是因爲我不聼話逃課、抽煙。
你努力叫我回去,我還是走了。
度日如年的五天。第一次體會到你認真起來生氣原來那麽可怕。
我和朋友去喝酒,去唱歌,去逛街。
可還是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然後讓自己穿了小耳骨,燙了煙疤。我想用疼痛來讓自己記得。
那塊骨頭好小,居然穿了。骨頭裂開時你在我身邊,什麽都没說。
五天后你回到我身邊。你抱著我說,想死你了。
抱著你,那失而復得的感覺,讓我百感交集難以言語。
之後我們總是因爲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吵架。
所有的關係、態度、道理我都明白。可還是不可抑止的发脾氣。近乎病態。
三次從手上滑落的血讓我無力且清醒。
親愛,我們以後再也不要吵架。我無力承受。
这次最爲嚴重吧。你有看到。
血順著手臂流向指尖,滴在馬路上。
我用紙包住一層,不讓你看到那傷口。然後把其餘的紙遞給你,讓你給我包起來。
我說我不管了。以後再也不管了。
交朋友隨你去吧。我知道那只是朋友。我始終都知道。
只是再也不會吵架了。再也不會了親愛。
寳,我以後會好好愛自己,和你。我會讓你快樂。

親愛,我們那麽那麽多的甜蜜,一個晚上我都沒有想完。
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多到可以供我这一生回想。
碼這些字時,我一直都聼著《我的最愛》。你喜歡这歌的。
而且是在你的QQ對話框裏,這樣好像在對你說。
今天聽説你打針了,不敢給你電話。
害怕你在睡覺,害怕你還在生氣。
我對你的QQ說了好多好多話,希望你看到時會消氣,會安心,會想念我。
如果你想我,給我打電話。我每天,時刻都在家等著。
希望你快快好起來。

寳。愛你。



[PR]
by deadmoya | 2006-07-20 14:34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