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又是這樣的清晨。
剛剛亮起來的天十分好看,淺淺的藍,蒙蒙的光。
又是一夜的掙扎。
翻來覆去,看天花板,看衣櫥,看牆壁,看不清楚的自己。
我想我也不算失眠吧,只是在晚上睡不著而已,白天還是會睡一會兒。
跟朋友聊天我說我應該住在USA阿。
一整個晚上我滿腦子都是美國加州強烈明亮的陽光,大街上來往的金髮碧眼的年輕人群,有透明落地窗的咖啡館,獨自彈吉它的落魄歌手……
這些景象讓我滿足微笑。
本想起來寫些東西,可看著那麽乾淨的天空我又不忍把它記錄下來。那只會有損它的美麗。

我時刻都想寫東西,可發現自己詞窮。
突然覺得很可怕,如果不寫字兒了,我要用什麽方式發洩或傾訴或解脫。
突然覺得很可悲,如果不寫字兒了,我要用什麽方式告訴親愛的我愛你。
我就要從此緘默一個人了麽。
點做不到,我想我也一樣做不到。

整個暑假我們見了幾次面呢,好像很多,好像很少。
可是這個夏天我們有段時間是每天在一起的。
那是在學校,每天一起來來回回,每天都會拖著你的手走在花園旁的小道上,每天都有擁抱,每天都有笑容。
雨天,你打著傘等在樓下的身影是印象中最最深刻的,那時候覺得電視劇的情形出現在我生活裏了。
我們撐一把傘走向學校,我的左手挽著你的右胳膊,緊貼在一起,心情愉悅。
記得那天你穿著白色的長褲,因此我笑了好久。
暑假裏也是有下雨的。就在前幾天,每天晚上4點左右都會下。
輕柔細緩,它應該是個溫柔的女子吧,在夜晚到來,怕驚擾熟睡的戀人。
相信那時的你一定平靜深沉的睡著。
而我,坐在床邊看著窗外,聼著她的喃喃細語,想起你。

今後,我會收斂感情,讓你輕鬆生活。
我會在你身後,只要你轉身,就會看到我的笑容。
只要我還站得住,我就不走。堅持的站著。


想通了很多東西,做起來也許會困難吧,但總是要做的。
想像NANA一樣堅強獨立,可是點发出疑問,NANA還是脆弱的。
是,她最終還是淚流滿面,她最終還是向蓮投降。
她總歸拗不過自己的心。
她佯裝的堅強最終被識破,可是能做到这假裝的堅強也是進步吧。
NANA的故事有個劇本,她最終還是和蓮在一起,可我們的生活,誰說了都不算。
我們伸出手什麽都抓不住,就連現在都抓不住。
我們卑微無能,卻又驕傲的過活。
本身矛盾。

就如此吧,只要還有一綫希望就應該堅持。
我們不要緘默,即使是自己一個人。


這些天都在聼一首歌,叫做《你的溫柔我的自由》。
撒小樂團(so what)。

撒小乐团官网
[PR]
by deadmoya | 2006-07-27 00:30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