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首先我說我有很多很多想寫的。
昨天下午打扮一番出了門,和朋友們一起去唱歌。
也許,这是與留在學校的三個朋友今年最後一次見面吧。
有個老師也去了,就是去年給我過生日的那位。
和他一直算是朋友,只是在教室裏才劃清師生的關係。
暑假有答應他請他唱歌,这次錯過了或許就要等明年了。笑。
想起去年生日,還是这一群朋友,而現在少了一個。
我想那個時候我們誰也沒有想過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我不斷提醒自己要笑,要開心,要把所有幽默發揮出來,事實證明,我也真是做到了。
唱歌時總是被她們取笑,說我是純爺們兒。呵呵。。
我覺得還好啦,再怎麽說那首《倒帶》我唱得還是很好的。
除了这歌,我貌似就没唱過別的女人唱的歌。=口=
中途去廁所,那個地方很不公平。女厠只有一個,而男的就有仨。
我站在門口等了半天也進不去,而男士那邊一個人也沒有。
於是乎。。我親愛的女朋友們幫我看門我就進去了。=口=
(你們想鄙視的儘管來,我是不怕你們,早練出來了。)
說真的,我在外面站了10分鐘都没一個男人。
可我剛進去就聽見外面朋友們溫柔的聲音:不好意思啊,裏面有人,您等下再進去吧。
我OTZ。。这是爲什麽啊!
我出來時就没敢看那個男人的臉。T口T。
或許,我这輩子就這麽毀了。
回到房間,丫幾個長舌婦就傳了個遍兒。唉。。这人就是不能做壞事。
我爬在沙發上慾哭無淚,有人一直摸我頭給我雪中送炭的安慰。
然後我站起來,爺今天高興,这點兒小事兒就暫且不說了。
这時候小希在唱王心淩的《愛你》,於是我也扮了囘可愛。
兩只手放在頭頂作心狀,在大屏幕前轉悠了三圈兒。後面一排人笑得臉都快抽筋了,我一直没明白是爲什麽。
後來我也忘了是誰給我說的,我才知道我頭頂貼了兩條農夫山泉的標簽。
我還帶著那標簽溜達了半天。T口T人生污點!
最後,我還是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罪魁禍首---帥身上。
他爺爺的,是個醫生了不起了,給人病人拆綫拆一半就讓人回家,明天再來。
我說的这可是事實。有病有恙的可不能找这孩子。
嘿嘿。。我要斷你口粮。
其實都還挺開心的,就是最後讓我很煩。
時間快到了,小希唱了首《朋友》,我不大喜歡这歌,就點了《祝福》。
他媽的其他的KTV時間到了也會把最後那首歌完整放完,可昨天去的那地兒我唱著唱著就停了。
哎。。小小的遺憾。
大家閙夠了就去吃飯。
福聚德是睿的叔叔開的,便宜實惠且好吃。
八菜一湯,爲了“醋”和“羹”这倆字還閙了一會兒,我們的語文老師不會寫。
哈哈。。我爆料了阿。
起初大家都是在開玩笑,我也一直拼命想那幾個怎麽也想不起來的冷笑話。
没吃到一半芳就哭了。
說實話我没想到她那麽快就哭了,還問了句很白痴的話“到底是為什麽哭。”
她說因爲好朋友都快走了。
然後氣氛就降下來。
其實每個人心裏都有很多話,但就是説不出來。
翻來覆去就是説得出口的那幾句。
我半天没説話,其實什麽都没想,一直在聼身邊的人說。
突然想到澤的身體,她總是生病,於是我對她說要注意身體。
結果我立馬被一桌子人噓了。
確實,我長這麽大好像對誰也没說過這麽煽情的話,可我今天心裏這麽想到了就要說出來。
我見過她吃葯的樣子,大把的藥片,那時候我特別生氣,我不想再生氣了。
她去醫院僅僅是想驗個血,可到了那一查卻查出了很多病。
尤其是肺,然後我又說你少吸點煙。然後我又被噓了。NND~~
希坐在我旁邊,我有時會覺得我們是彼此的依靠。
記得8月我去濟南時坐錯了站,害她多等了我將近一個小時。
我找到她時,她臉上的淚還沒有擦干。
我給她擦眼淚,嘲笑她,有什麽好哭的。
她說怕我出事。
這一幕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感動,很難過。
那四天她時刻在我身邊。
曾掐滅我的煙頭,曾千方百計勸我吃飯,曾在深夜醒來摸我的眼睛看我有沒有睡,曾陪我挨餓,曾陪我抽煙,曾一起瘋狂到深夜,曾在午夜的路邊談心,曾不厭其煩的開解我,伴我渡過黑暗陰冷。
扯遠了。。=V=
呃。。芳的眼睛一直很紅,我把她叫到身邊坐下。
没敢抱她,我知道一抱她她肯定忍不住會哭,於是我握著她的手。
她很用力很用力地抓著我的手,我摸了摸她的頭。
我反復說一些話,說到最後自己都覺得囉嗦可還是不停地說,不說我就不安心。
後來她還是忍不住抱住我哭起來。
我盡可能的抱緊她讓她體會到我的在乎,然後告訴她,要記得我會想你。
她用力的點了頭。
而我沒有哭。
8點半澤就要回家了,我們大家都散了。
在飯店門口芳不多説話也不擡頭,就說要走了。
我知道她心中有太多不捨,於是站在她面前,她不看我。
我抱住她,她便哭出了聲音。
这是個痛快的夜晚,有眼淚何必要隱忍。
她只說了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就松開了。
後來她說她要做堅強的奧特曼。
散了之後我和其他4個朋友一起去了游泳館,那是個小廣場。
澤本來走了又回來了。她爸爸媽媽出去吃飯不在傢,呵呵。
她坐在我身邊,話不多,一直在聼我的囑咐。
說到剛才吃飯時說的那句注意身體。
她說剛才聼我說那句話她很想哭,眼淚就在眼眶裏但是忍住了。
然後我說我很想抱抱芳。她发短信告訴我,雖然她没我堅強卻一直想把我放在身後保護。
澤在走之後也发短信告訴我,一聲朋友你會懂。
我覺得我很幸福。

这是個十分愉快不捨的夜晚。
我很囉嗦的說了這麽多,因爲我一定要記下來。
這些都是我親愛的,我深愛著這些可愛的女孩子們。
有人說會永遠留在我身邊,最後卻離開了。
她們不曾說過永遠,卻一直陪伴在我身邊。
这是個短暫的離別,我們在城市的不同地點,但總有紅綫牽住我們的手。
我們彼此想念。不離不棄。
說好了,過年要一起放煙花打雪仗的。
每當雪花飄落的時候,你們都會想起我吧。
我始終是這樣認爲的。


下面这首是順子的《dear friend》 。我想沒有比这首歌更適合放上來的了。

dear friend
[PR]
by deadmoya | 2006-09-17 16:49 | 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