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下午跑了很多地方買了很多東西。
出去这一趟真的是很麻煩。
不知道是天冷還是路走多了,我的右腿疼得厲害。
習以爲常的疼痛,提醒我時刻保持清醒。
再疼痛也只能自己撫摸。
我已經很久沒有貼過膏藥了,如果撫摸不起作用,那麽我只有讓它疼著,我慢慢熬著。
需要一個擁抱,期待一個擁抱,沒有一個擁抱。
我很明瞭這個希望會落空,但我依舊希望著。

出去照了大頭貼,每一張都有我的笑臉。
我想把它們送人,只是不知道有誰想要。

時間基本確定了。
要麽星期六走,要麽星期一。
父親說不願意星期天用自己歇班的時間。
像是個頑固的孩子。
而我,卻有那麽一點點不捨。
捨不得我的房間,捨不得這個盛滿幸福的房間。
我曾那麽多次的逃離它,現在真的要走了,我卻捨不得。

姥姥來我傢給我送棉被。
說了很多話,說得最多的是讓我不要挂念他們,不要太想傢。
她說,你走了,一家人的心都跟著你走了。
於是我笑了。

白天出門前照了照片。
算是離開家之前的紀念吧。
請記得想我。一定記得。
f0064347_3223895.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22 03:24 | 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