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還是給自己留下了太多的綫索。
形成的捆綁怎樣掙扎也逃脫不了。
於是軟弱的停止一切動作,閉上眼睛。
有些話語在耳邊縈繞,有些文字在眼前旋轉。
隨之而來的便是排山倒海的憂傷。
神色淡定,遮掩心裏的山搖地動。
幾多適量,始終不忍割斷那些繁瑣的繩綫。
在判決死刑的時候喊了停。
以爲扔在一邊便平安無事,它們只是潛伏。
在你將要遺忘的時候提醒你。
要忘記,記得要忘記。
記得忘記。忘記。記得。記得。忘記。記得。

我們都帶著面具上演一出出精彩或蹩腳的木偶劇。
那些華麗張揚、色彩斑斕千變萬化的面具精致昂貴。
是每個人精心製作的僞裝,耗費心力。
我們帶著它翩翩起舞,穿梭來回。
結束一段又一段的圓舞曲。
木偶始終要被繩綫控制,掙脫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都懦弱,我們都不忍。
面具華麗的背面骯髒潰爛,與原本單純稚嫩的臉帖服。
逐漸粘貼在臉上,變得厚重,無法卸下。

親愛,我找不到你。到底哪個是你。
你的千變萬化讓我恐懼不安,我找不到你。
小女孩聲音輕柔,她找不到心上人,卻也無人問津。
燈光詭異絢麗的舞場中央,她就那樣站著,旋轉著尋找。
最終,她累了,她哭了。
眼淚滴下來,灼傷了潰爛的皮膚。
疼痛。
她尖叫著,捧著自己也已經不認識的臉。
倒在一群微笑著的木偶中央。

f0064347_0455466.jpg

[PR]
by deadmoya | 2006-10-01 00:46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