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開始質疑是否我的世界只有愛情佔據重要位置。
沒有愛情的現在我已然沒有了想要書寫的欲望。

其實想要記下來的事情很多,但是都不足以激起内心的悸動。
在濟南唯一一次想要流淚是快走的時候。
下了晚自習欣欣把我攔在門外不許進宿舍。
20分鐘后倩倩蒙著我的眼睛進去,鬆開手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蛋糕。
只有兩個字:快樂。
一半奶油一半巧克力。
欣說她只想讓我快樂,過去的黑暗都過去了,今後一定要好好的。
於是眼淚湧了上來,我努力的忍。
那晚我們玩得很開心,也是那一個月以來吃得最好的一次。
習慣了每晚11點熄燈后開始聊天,聼那些可愛的女孩們輕輕叫我雪雪。
現在每天睡著前望著天花板縂有想要説話的欲望。
十月的生活,我很累,但是很快樂。

太多人自以爲知道我的傷口,太多人給與我無謂的同情。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於是他們覺得我堅不可摧。
那些東西我真的不需要,我的堅強超乎你們的想象。

我的思緒老是被打斷。
短信不停的发來。
我關心的人她心情不好,於是我耐心的勸。
有太多人學不會一個人生活,忍受不了寂寞。
我為自己的性格覺得寬慰。
我遺忘的速度也超出了自己想象,原來我這樣麻木。
曾經我一再對朋友說,如果有人離我而去我不會不捨,因爲不值得。
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會離開我的。
於是我一直一直堅持這麽做。在乎我的人也一直一直守在身邊。
不離不棄。

不知爲何我變得容易感動。
也不知爲何我又變得麻木。
兩者似乎矛盾,但是事實。
或許我們都是如此吧。
一面醉生夢死,一面清醒理智。

這裡的天氣確實冷了。
我的手整日整日涼著,卻也不用別人來暖。
一個人哈著氣亦覺得快樂。

實在無法繼續了,思緒亂到不行。
或許我沉默許多,但我有去看你們。
你們要記得。
[PR]
by deadmoya | 2006-10-30 00:30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