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畜牲。
你們这幫不是人的東西。
你們讓我鄙視,讓我唾棄,讓我噁心,讓我看不起。
雖然一直不相信美好可還是把事情想得很美好。
可你們總是讓我失望。
突然想到不斷吃著鳳梨罐頭的金城武。
等待奇跡,最終什麽都沒有。
你們有什麽權力傷害我?
很抱歉,我有堅硬的盔甲,傷害我你們也會受到傷害。
請不要太自信。

天氣降溫,陽光很好但風很大。
衣服髒了沒有洗。我媽没空,我也没空,更没心思。
一個邋遢落拓慣了的女孩子。我還是個孩子呢!沒有成爲女人。
大風中我穿著單薄的衣服縮著腦袋。別人眼裏我可能就是個小丑。
其他女孩子都挺胸擡頭走得趾高氣揚,可我駝著背縮著脖子,不是小丑是什麽?
無所謂,我不在乎。你們想笑麽?那就笑吧。

星期天要開家長會。越是關鍵時刻我越是克制不住自己,能逃的課一節也没落下。不能逃的我也走了。
不知道能去什麽地方就呆在籃球場的角落裏抽煙。
我看起來像個乞丐。骯髒敏感。一雙敏銳犀利的眼睛看著那些矯揉造作的人們。
你們真讓我失望。讓我看不起。
我突然覺得頭暈想吐。我的煙第一次跟我作對了。
我需要你。請你不要這麽對我,好不好?
跪在地上干嘔,肚子裏沒有東西。我不能控制的一直抽搐,想哭,可这次沒有眼淚。
待我平靜起身后,手上全是土。找不到地方把它洗掉。
一些沙粒嵌進手裏,留下短暫的印記。

明天依然很冷,我還是得穿著这身單薄的衣服,我想生病。
生病了我就能享受一些人的關心一些人的照顧一些人的憐愛,還能讓我好好的睡幾天。
愈夜愈美麗,愈夜愈清醒。
每晚12點準時上床,淩晨2點之前都無法入睡。
黑暗,惶恐,漂浮,我蜷縮成嬰兒在子宮裏的模樣抓緊被子。
它是唯一能在夜晚帶給我溫暖和安全感的東西,我需要它。

他說兩天后氣溫就回升了。很好。
已經立春很久了呢!夏天是不是也不遠了?
我想要做明媚的女子,做讓你驕傲的女子。
亞希說我在陽光下眯著眼睛笑的樣子很好看。
[PR]
by deadmoya | 2006-02-17 00:09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