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カテゴリ:糾結( 37 )

祭。

四天的愛戀。死于我的内心糾結。

我是個惡人。不停傷害愛我的人。
即便我也在乎他。

除了抱歉我不知還能說些什麽。
可是这抱歉又有何用。
看著他認真嚴肅的臉我還是把殘忍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他問是不是有一點不爽。若是有就不要放棄。
爲了那一點點所謂的自由。我說沒有。

他給我足夠的空間。親自送我去男生朋友那玩。
他陪我和我喜歡的朋友在一起。即便他覺得很無聊。
他寵愛我近乎溺愛。想盡一切辦法讓我快樂。
他在乎我心裏的每一個想法。向好友們詢問。
他陪我逛街上網打牌。從沒有一句怨言。
他放棄中南海而買嗆人的白將。因爲我喜歡抽。
他每天接我送我。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他喜歡給我寫信。告訴我平時不好意思說的話。
他喂我吃葯。提醒我氣管炎不能吃辣。
他對條紋的衣服很感興趣。因爲我說花花喜歡穿條紋衣服。
…… …… ……

可是我沒有能力去愛了。
無法完全交出自己去回報他一絲一毫。
原來先放棄也是這樣難的事情。
不知我被放棄時你的感覺呢。

我用巨大的殘忍和罪惡換來了自由。
換來了獨自生活。換來了享受寂寞。

對不起。

再也不會有什麽是刻骨銘心的了。
再也不會有什麽是念念不忘的了。
只有別人的原諒與我的萬劫不復。
[PR]
by deadmoya | 2007-04-10 02:00 | 糾結

念。

如此。就這樣再次遇見了你。
我的心歷經時光的摩擦依舊山搖地動。

早上八點十一分。
街道上行人寥寥。我在過馬路時擡頭。
你的身影佔據了整個眼睛。佈滿全世界。
依舊是那張乾淨淡定的臉。
單薄瘦弱的身體。
柔軟的頭髮隨風飄搖。
藍色仔褲。米白色外套。黑色背包。黑色單車。
三秒鐘后你從我面前消失。
第四秒,所有記憶直沖腦海。
我開始混亂。懷疑你的臉是否真實。
忍不住回過頭去尋你的身影。
單薄的外套裹著你前傾瘦弱的身體。
原來那就是你。
明顯比當年愛穿藍色休閒服的你憔悴許多。
不清楚這個時間你爲什麽會出現在這裡。
我只是當作上天給與我的恩賜。
那個曾經讓我深深喜歡的少年。
我以爲再也不會見面。我以爲再也不能看你一眼。

想念那時與朋友一起等在校門口看我長什麽樣子的你。
想念那時穿白色T卹拿著可樂走在我身後的你。
想念那時在網上與我聊天直至天亮的你。
想念那時聼到我的朋友喊我的名字便滿臉通紅的你。
想念那時與我討論BOA和HOT的你。
想念那時在操場上奮力踢足球的你。
想念那時每天都會跟我走同樣的路回家的你。
想念那時的你。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我沒有任何理由和權利去奢望還可以看你。
如此。你要幸福。
[PR]
by deadmoya | 2007-04-05 14:27 | 糾結

原來在我轉身走掉的時候你們是會來尋我的。
只是太晚了。我走得如此快。

他的冷漠。他的微笑。
我夾在中間進退無路。
我是個騙子。
我故作輕鬆的問,被騙了很不爽吧。
他也事不關己的回答,那又怎麽樣。
於是我決定離開。不去想象留下他們兩個人會如何。
我實在沒有多餘的思維去想這些。

讓他打開摩托車座拿我的包。
他說去哪。我說你拿。
他說去哪。我說你拿。
他說你去哪我送你。我說你拿。
他終于妥協。拿出包遞給我。
妹妹跟出來一臉疑惑,夾雜一些擔心。
我指著他們倆嚴肅的說,誰也不准跟著我。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路上全是行人。我頭也不擡的走。
十字路口。黑色轎車。刺眼的燈光。
在距離我一米遠的地方艱難的停下來。
有粗魯男人的咒駡聲。
我看著他。只是看著。不説話。
等到他的喇叭再次激烈響起的時候,我便繼續向前走。

天真的是太冷了。
那麽大的風。我感覺自己如此可憐。
坐在路邊。偶爾有行人走過眼神帶著疑惑和不屑。
還有吹口哨的男人。
或許覺得我被人甩了吧。或許覺得我是個懦弱的小女孩吧。
或許覺得我在佯裝悲傷吧。或許覺得我平庸吧。
我低下頭,不想讓人看到這般狼狽的自己。
我想點根煙。翻遍了包也沒有。
握著錢也不敢去離我只有10米遠的商店。
如此。只能咬牙忍受。

一個接一個的電話。不停的挂斷。
我不能関機。我想要聼歌。
我想若是周圍沒有一點聲響我應該也會悄無聲息的消失。
在中的聲音出現在耳邊。我便更加難過。

眼淚流過的地方都是一片乾澀。
我站起來走到一棵大樹的背面坐下。
沒有人看得見我,亦沒有人來找尋我。
我一直都是無足輕重的角色。
從來從來都是。
是你們那麽輕易就放棄的人。
也許你們覺得我根本不在乎。
的確。我一點也不在乎。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凍死了。
於是站起來回家。
濃重的鼻音。不想講話。
関掉手機。拔掉電話綫。
躺在床上拉緊棉被想讓自己溫暖。

聼說你們找我找到淩晨1點半。
抱歉。
我想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

其實。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PR]
by deadmoya | 2007-03-30 14:02 | 糾結

在濟南很開心。
第一天晚上和一大群朋友在東方之韻。
第二天又在糖果。
簡直要瘋掉了。比較遺憾沒有去灰姑娘。
but,來日方長。XD
放幾張照片。

在東方之韻大門口。假的聖誕老人,聖誕樹,雪地,禮物。讓人眼前一亮。



12點時有自助餐。我們一房間的人全部出動。照片裏是我的成果。
炒麵,米綫,米飯,水果沙拉,米飯丸子,壽司,小麵包。外加一盒白將。




这是兩個男人的成果。只照了兩托盤,其實一共有6盤。= =



逛街時在一家雜貨店裏看到的貴賓。真是太可愛了。我一高興還買了雙襪子。





一起來開心吧!

安康。
[PR]
by deadmoya | 2007-01-21 22:22 | 糾結

太多虛僞,太多小騙子,分不清什麽是真實.
你們又何時真正了解過我呢.
把自己関在衛生間一個小時抽掉11根煙后豁然開朗.
何必計較那麽多呢,大家就圖個樂子.
娛樂過後無需記得誰.
凡事都有兩面.这是我最喜歡最信奉的話.
是在謝霆鋒的歌裏聼到的,於是喜歡得不得了.
很多熱愛VR,尤其是喜愛GLAY的人不喜歡他.
可是我喜歡.
當年他年少輕狂放蕩不羈的時候,我覺得他很個性.
現在他認真工作平和近人的時候,我覺得他長大了.
一個人,你看著他從不懂事慢慢變得成熟的時候,你會為他高興,並且改變曾經的看法.
說我僞飯也好,什麽都好.我都承認.
我確實是僞飯.我沒有多麽熱愛GLAY,我只喜歡hisashi.即使是對hisashi,我也沒有從一而終.
見一個愛一個,这就是我吧.
對於他,也只是在電腦裏存了幾千張照片,每個星期去他的電臺看看,下載他們的PV.在QQ空間裏的偶像栏裏寫了他的名字.
没別的了.
對誰真誠過呢?
98年的時候喜愛張佑赫.
心情高興或者不高興的時候喜歡對著貼在牆壁上的他的海報講話,然後滿心安慰的笑.
我想他是愛我的,因爲他說他愛他的歌迷.
JTL的百萬工程我出過力.其實算不上什麽,只是120塊錢的一張CD.現在也早已放在抽屜裏許久未去碰過它.
看著他現在一張一張的出專輯,更多的人喜歡他為他癡狂,我是真心為他高興.
張佑赫.那就是我的王.
永遠見不到觸摸不到,高高在上的王.
以前總是把愛情看得很重,現在看來不算什麽.
这也得是被傷害過後才能明白.
最初開始愛的人總是害怕失去想把對方抓的太緊,然後適得其反.
人總是要被傷害了才能長大,这一點,我和我身邊的朋友深有體會.
我們不曾怨恨這些傷害,只是感謝,還有丁點懷念.
曾在某個天空微亮的淩晨時分,我和好友靠在一起唱"以爲還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遙遠".
然後相視而笑.那時心裏純淨得沒有一絲污染.
前天看洪晃寫的《大女人和小女人》.(具體名字忘記了,文章是講述这兩种女人的長短處).
以前的自己一直都是典型的大女人.個性剛烈,爭強好勝,不懂討好,脾氣暴躁.
06年的暑假經歷一場災難然後逐漸轉變性格.
柔軟溫和許多,圓滑自私許多,妖嬈曖昧些許.
懂得最愛的永遠是自己,可以相信的永遠是自己,不會背棄的也永遠是自己.
於是開始努力向上的生活,更加嚮往自由.
每個朋友都知道我喜歡北漂的生活,即使艱苦但是自由.或許骨子裏注定流離.
走的太久總是會累,但至少不是現在.
偶爾幻想坐在酒吧迷幻的燈光下悠然歌唱的場景,心中歡喜.
也許也許,會在那時邂逅一個男人,迎接一場愛情.
我想我會很認真的問自己,還可不可以再愛一次.
那是多遠的遠方呢?
請相信,我在向著幸福生活.
这並非開始,也絕非結束.

我想寫點什麽,可是具體要寫什麽我也不清楚.
思緒很多,很亂.
想哪寫哪.就這樣.

會考四門挂掉.明天後天都要補考.
很久没進過教室没動過筆,这次能不能過我也沒有把握.
已然不再在乎.
十八號會去濟南購物.
那裏有我喜歡的KTV,cinderella,和永和豆漿.
我想又會是十分愉快的小小旅行,且收穫豐厚.

安康萬福.
[PR]
by deadmoya | 2007-01-11 22:18 | 糾結

二零零七。安康萬福。

2005.12.31。
我陰曆的生日。
我的朋友們圍在身邊為我慶祝。
2006.12.31。
我的朋友沒有一個在身邊。
有的在外地,有的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和別的朋友狂歡,有的已完全陌生。
我坐在KTV的黑暗角落唱信樂團的《天高地厚》。
“不管世界盡頭多寂寞,你的身邊一定有我”。
親愛的,你可曾記得我們的約定?
可曾記得我們給與彼此的微笑?
可曾記得你為我擔心時感覺?
可曾記得你想起我時嘴角挂起來的笑?
可曾記得我們曾經幸福過?
可曾記得有我在身邊陪伴的坎坷?
可你們怎可以離我如此遙遠?

2006。教我如何成長,如何去愛,如何珍惜,如何堅強。
太多我想要記得的事,太多我想要忘記的事。
太多需要記得的事,太多不捨忘記的事。
我不說,可我都記得。
沒有怨恨,沒有痛苦,沒有眼淚,沒有悲哀。
只有想念。
我還可以繼續陪伴的朋友,我相信有我在你們的臉上縂會有笑容。
我再也無法陪伴的朋友,若忘記我你會快樂,那麽忘記我。快樂。
我一直站在你們的不遠處,如果疲憊時想起我,請轉身喚我姓名。
還有那些我相隔萬里的親愛。我們不離不棄的2006過去,還有2007將其延續。
我的夜,我的點,我的泡,我的蘋果,我的kaya,我的Ryouko,我的粽子,我的草。
我們都曾經許諾,要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微笑相擁。

2006的最後一天。
一張乾淨白皙的臉,與我記憶中至為想念的格外相像。
我不敢去看,怕自己恍惚回到過去。
那年的五月陽光,綠色上衣,白色綳帶,藍色仔褲。
再也回不去,也不再出現。
他與我喝酒,禮貌性的對白。
我也不像往日那般推辭,倒上便喝完。
放下酒杯微笑,我的心是愉快的。
如果那是你,我該如何應對。
能否讓我再看一次你的臉。

呐。
07年。要幸福。
安康。
[PR]
by deadmoya | 2007-01-01 01:01 | 糾結

抵擋不住的暴風雨,必須完成的蛻變。
不算十分頑強的挺過去,但自己還算滿意。
隱約看見了彩虹,然後忽而不見。
但依舊晴空萬里。
仰起臉,就輕輕的對著陽光微笑起來。

想念一張清秀白皙的臉,和一個從來没見過的笑容。
心中的祝福飽滿豐盈,於是人也跟著充實起來。
走在路上看到一個相似身影,不住回頭看。
直到那個人消失。開始懷念某段時光。
記憶裏充滿和煦的陽光。五月。
耀眼的綠,乾淨的藍,純潔的白。
和一雙空洞的眼睛。
純真的年代,青澀的感情。
在没來得及開放時就已頹敗。手足無措。
也許这一生都無緣再見。
我只是過客,在你的記憶中停留過萬分之一的時間。
这足以我慶幸。
你教會我的,讓我至今充滿感激。
那麽多的祝福給你。都給你。

盯住三個字發呆。想不到它們與我有何瓜葛。
過去,現在,亦或將來。
一切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收到禮物一份。
沒有很吃驚,有的是小小感動和愧疚。
對任何事物都是冷眼、麻木。
讓我既慶幸又懊惱。
生活恢復到最初。冷漠捲土重來。
忘卻什麽是心跳,偶爾心情開闊。
身邊有人守護,我卻無以回報。
他說無所謂。
但是沒有一種付出是永遠心甘情願的。
我的抱歉和決絕擊退不了他的熱情。
於是順其自然。
这是最好的結果吧。

連續三天只聼一首歌。
《眷戀》。FIR。
至少,它讓我感動。
可是,還有什麽值得眷戀。
[PR]
by deadmoya | 2006-11-05 00:37 | 糾結

開始質疑是否我的世界只有愛情佔據重要位置。
沒有愛情的現在我已然沒有了想要書寫的欲望。

其實想要記下來的事情很多,但是都不足以激起内心的悸動。
在濟南唯一一次想要流淚是快走的時候。
下了晚自習欣欣把我攔在門外不許進宿舍。
20分鐘后倩倩蒙著我的眼睛進去,鬆開手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蛋糕。
只有兩個字:快樂。
一半奶油一半巧克力。
欣說她只想讓我快樂,過去的黑暗都過去了,今後一定要好好的。
於是眼淚湧了上來,我努力的忍。
那晚我們玩得很開心,也是那一個月以來吃得最好的一次。
習慣了每晚11點熄燈后開始聊天,聼那些可愛的女孩們輕輕叫我雪雪。
現在每天睡著前望著天花板縂有想要説話的欲望。
十月的生活,我很累,但是很快樂。

太多人自以爲知道我的傷口,太多人給與我無謂的同情。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於是他們覺得我堅不可摧。
那些東西我真的不需要,我的堅強超乎你們的想象。

我的思緒老是被打斷。
短信不停的发來。
我關心的人她心情不好,於是我耐心的勸。
有太多人學不會一個人生活,忍受不了寂寞。
我為自己的性格覺得寬慰。
我遺忘的速度也超出了自己想象,原來我這樣麻木。
曾經我一再對朋友說,如果有人離我而去我不會不捨,因爲不值得。
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會離開我的。
於是我一直一直堅持這麽做。在乎我的人也一直一直守在身邊。
不離不棄。

不知爲何我變得容易感動。
也不知爲何我又變得麻木。
兩者似乎矛盾,但是事實。
或許我們都是如此吧。
一面醉生夢死,一面清醒理智。

這裡的天氣確實冷了。
我的手整日整日涼著,卻也不用別人來暖。
一個人哈著氣亦覺得快樂。

實在無法繼續了,思緒亂到不行。
或許我沉默許多,但我有去看你們。
你們要記得。
[PR]
by deadmoya | 2006-10-30 00:30 | 糾結

還是給自己留下了太多的綫索。
形成的捆綁怎樣掙扎也逃脫不了。
於是軟弱的停止一切動作,閉上眼睛。
有些話語在耳邊縈繞,有些文字在眼前旋轉。
隨之而來的便是排山倒海的憂傷。
神色淡定,遮掩心裏的山搖地動。
幾多適量,始終不忍割斷那些繁瑣的繩綫。
在判決死刑的時候喊了停。
以爲扔在一邊便平安無事,它們只是潛伏。
在你將要遺忘的時候提醒你。
要忘記,記得要忘記。
記得忘記。忘記。記得。記得。忘記。記得。

我們都帶著面具上演一出出精彩或蹩腳的木偶劇。
那些華麗張揚、色彩斑斕千變萬化的面具精致昂貴。
是每個人精心製作的僞裝,耗費心力。
我們帶著它翩翩起舞,穿梭來回。
結束一段又一段的圓舞曲。
木偶始終要被繩綫控制,掙脫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都懦弱,我們都不忍。
面具華麗的背面骯髒潰爛,與原本單純稚嫩的臉帖服。
逐漸粘貼在臉上,變得厚重,無法卸下。

親愛,我找不到你。到底哪個是你。
你的千變萬化讓我恐懼不安,我找不到你。
小女孩聲音輕柔,她找不到心上人,卻也無人問津。
燈光詭異絢麗的舞場中央,她就那樣站著,旋轉著尋找。
最終,她累了,她哭了。
眼淚滴下來,灼傷了潰爛的皮膚。
疼痛。
她尖叫著,捧著自己也已經不認識的臉。
倒在一群微笑著的木偶中央。

f0064347_0455466.jpg

[PR]
by deadmoya | 2006-10-01 00:46 | 糾結

我們夜夜笙歌起舞不止。
舞到涅磐亦不停息。
黑暗的房間裏我們比外面喧囂的世界更喧囂。
我們只是會搖動的機器。
沒有回憶。沒有過去。
沒有悲傷。沒有想念。

來。跟我來。
我們一起舞蹈。
f0064347_14555159.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11 14:56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