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カテゴリ:糾結( 37 )

天氣變冷,氣溫驟降。
每日每日我一人騎著新的車子來回于这條我始終深愛的街。
偶爾想起某一段的快樂,會不自覺地微笑。
隨後覺得自己這樣笑起來很奇怪,便馬上收斂。
新的車子還有些不適應,它對我來説十分陌生。
我想念曾經那輛藍色的小車。
它曾陪我走過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曾見證那些幸福。
然後它離開我,它深知那些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你說你這樣離開我,要不要我原諒你呢。
你會不會記得想念我。
如果你在經歷另一段幸福,那麽你就忘了我。
但是我會想念你。

我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離開。
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初就走了。
學特長,對未來算是多了个機會吧。
暑假時培兄說他介紹我去做平模。
我笑了,對於这方面我似乎一直沒有信心。
而現在想想,其實也没什麽不行的,我也不比別人差。
爲何不驕傲的活。
做了決定后,隨即而來的悲傷讓我措手不及。
我本想和一堆人道別。大家擁抱,流淚,依依不捨。
可我想了一遍又一遍,沒有人可以道別。
沒有人與我道別。
我甚至聼不到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得不到一個寒風裏讓我心中溫暖的擁抱。
而我,也只能微笑。
這樣也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城市,誰都不會在意。

剛度過一個最溫暖的冬天,即將到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寒冷。
我已學會自己讓雙手變暖,嘴角還是會輕輕上揚,閉上眼睛開始想象。
春天還是會來的。
親愛的我知道你會在陽光充沛的日子來看我。

最近喜歡的話。
我喜歡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讀它。
萬里孤雲,千里飄雪,清漸遊遠,浮萍妖娆。
搖曳碧玉斜樓上,牡丹花香飄滿城,夜狂飲,問醉里誰扶?


f0064347_0455977.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09 00:27 | 糾結

凌晨4点,看了看表,还是睡不着.
起身点了根烟,看见对面三哥家的电视还开着.
至少这不是个孤独的夜晚,至少还有人没睡.
关上房门,这个世界只有烟头的光亮陪着我.
而它最终还是燃尽.熄灭.一片黑暗.

想起一些人说的话,越发的觉得好笑.
笑着笑着就哭起来.
好象很久没有痛快的哭.
但好象也不是很远.
7月的结尾,8月的开始,最煎熬的一次流泪.
想起那时的自己,真是无比狼狈.
妆被哭花了,用卫生纸擦掉.
我想现在的自己应该很难看.没人会看.

亲爱.忽然想要叫亲爱.
可不知道叫谁亲爱.
忽然想要打电话给谁.
可也不知道能打给谁.
这些天,只要想到自己是一个人.
就会马上湿了眼眶.
我 是 一 个 人.
或许有办法,只是我做不来.
我觉得可笑,笑得我眼泪都出来.

4点40.我打开房门.对面那个房间的电视已经关了.
或许疲惫,或许看完了一场球赛,或许看完了一部电影.
满足而满意的入睡.
那是多么快乐.
天还没有亮,不知为何今夜如此慢.
4点50.母亲起床,洗梳穿戴.
她5点要上班,这般辛苦,我有些心疼.
闭上眼,假装熟睡.
她看到了是会微笑的吧.

6点半天亮得十分透明,我喜欢那种颜色.
有些人会起床了.是否知道我陪了他一夜呢.
于是又点了根烟.
在每日醒来的时刻,第一个想到的会是谁呢.
是否还记得清我的脸.
太多问题在心里纠结,有些许疼痛.用手按上去也无济于事.
我的这双手,给不了自己温暖.
而你也离我遥远.

7点20.父亲也去上班.
我有些困了.
站在窗台边点了烟,看楼下来往的人们,大家都是有目标的吧.
去上班,回家,跑步.
而我,就如此混沌的生活,无所事事.
在夜晚清醒,在充满阳光的白天昏睡.
曾经给予我希望的人远去,而我无能为力.
我想说你回来,你回来我会乖乖的.
我说了很多遍而你听不到.
以后都不说了,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烟灭了.我就睡了.

f0064347_1757571.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8-25 17:58 | 糾結

我企求疼痛.

不停的跑动.
我感到身体在出血.
没有感觉.
不停的抽烟.
没有感觉.
吃冰淇淋.
只感到阵阵寒冷.
最近天气开始变得凉爽.
夏天快要过去,秋天快来了吧.
因为寒冷所以喝热水.
趴在沙发上看电影.
<美人依旧>.
周迅.王志文.邬君梅主演.

爱情让女人变得腐朽.愚昧.俗气.
没有尊严.
我很认同.
可我依然爱着这爱情.

疼痛,终于来了.
在心里.
于是我上床睡觉.
枕在枕头的一边,空一半给你.
我的背靠着墙壁,伸直了腿,留足够大的地方,怕你睡不开.
左手轻轻揽过去.
把毛毯往上提了提.
闭上眼.

闭上眼便能看见你的脸.

f0064347_1643997.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8-19 15:33 | 糾結

5號。
對我來説不能被忽視的日子。
今天,如果我們還在一起,將會快樂的慶祝我們已經七個月的愛情。
而現在,你我也只能如此。
不願見朋友,害怕對她們解釋。
每說一次,我好像就要粉身碎骨一次。
然後再自己慢慢拼湊起來。
太疼了。
可我有時寧願疼著,這樣才能最好的記住你。
說了好多次,我本身就矛盾。

中午回家時下雨了,我獨自在雨中奔跑。
然後想象你在身邊的情形,於是我笑了。
我很快樂。

今天應該要見你一面吧。
我只是這樣想,不奢望。
可是剛才,就在剛才。
我看見你站在我傢門口,如果是以前,我們會對彼此微笑。
而現在,我只能低頭快走。
你泰然自若的問,我也聲色平靜的答。
太陌生了。
“干嘛呢”
“回家”
還能如何呢,還能如何。
真的就是這樣了麽。

我回家的那天下大雨,回家的那座橋被堵了過不去。我卻十分想給你打電話聼你安慰。
然後猛然想起,我們……
我再也不能什麽事都給你打電話了。

親愛,这是我們分開后的第一個5號。
我很開心見到了你。
以後並不會每次都這樣幸運的見到你,我知道。

你,真的那樣輕鬆麽?
[PR]
by deadmoya | 2006-08-05 23:34 | 糾結

终。

现在是七夕了.在今天,我让亲爱的宝解脱了.
从此他再也不是我的宝,他的快乐与悲伤再也与我无关.

我带给你太多的累赘,现在我帮你卸下来.
曾经那么多的美好,我无法让你一定记住.
但是,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不会的.
你记着.

而我,再也没有幸福可以炫耀.
就在这么一瞬间,我失掉了所有.

第一次用心,我就这一杯浓烈的爱酒,就这样泼掉了.
洒在你身上,我不心疼.

我再也不会跟你吵架了,就如你再也不会为我耍小脾气而发愁了.
我再也不会牵你的手了,就如你再也不会给我温暖的拥抱了.
我再也不会要求你做事了,就如你再也不会觉得我多事了.
我再也不会和你一起回家了,就如你再也不会为我的磨叽而皱眉了.
我再也不会和你一起逛街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和我穿情侣装了.
我再也不会和你一起去吃臭豆腐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和我一起唱歌了.
我再也不会让你背着我了,就如你再也不会把我扛起来了.
我再也不会给你买牛排吃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在雨天等我一起上学了.
我再也不会和你一起放烟花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在身后抱住我了.
我再也不会听到你的声音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对我笑了.
我再也不会挽住你的手臂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叫我的名字了.
我再也不会因为担心绕着城市找你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心疼我了.
我再也不会叫你宝贝儿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叫我傻子了.
我再也不会陪你一起吃饭了,就如你身边会有别的人了.
我再也不会逗你笑了,就如你已经不需要了.
我再也不会放学等你踢球了,就如你马上就要离开了.
我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哭了,就如你再也不能仔细看我的脸了.
我再也不会给你买礼物了,就如你再也不会和我过情人节了.
我再也不会和你一起去学校了,就如你再也不会送我回家了.
我再也不会说我爱你了,就如你已经不再爱我了.

我们的旅行,已然不能实现.
那么,我就一个人去了.
祝福的话说不出口,只能希望你好好的.
那些我不能给予的快乐,希望以后你会得到.
很想再听你叫一声老婆,我知道我再也得不到了.
你给我的戒指,会一直戴着.
我仅有的纪念.


最后.老公,再见.

-2006.1.5---2006.7.31-
f0064347_285116.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7-31 02:03 | 糾結

又是這樣的清晨。
剛剛亮起來的天十分好看,淺淺的藍,蒙蒙的光。
又是一夜的掙扎。
翻來覆去,看天花板,看衣櫥,看牆壁,看不清楚的自己。
我想我也不算失眠吧,只是在晚上睡不著而已,白天還是會睡一會兒。
跟朋友聊天我說我應該住在USA阿。
一整個晚上我滿腦子都是美國加州強烈明亮的陽光,大街上來往的金髮碧眼的年輕人群,有透明落地窗的咖啡館,獨自彈吉它的落魄歌手……
這些景象讓我滿足微笑。
本想起來寫些東西,可看著那麽乾淨的天空我又不忍把它記錄下來。那只會有損它的美麗。

我時刻都想寫東西,可發現自己詞窮。
突然覺得很可怕,如果不寫字兒了,我要用什麽方式發洩或傾訴或解脫。
突然覺得很可悲,如果不寫字兒了,我要用什麽方式告訴親愛的我愛你。
我就要從此緘默一個人了麽。
點做不到,我想我也一樣做不到。

整個暑假我們見了幾次面呢,好像很多,好像很少。
可是這個夏天我們有段時間是每天在一起的。
那是在學校,每天一起來來回回,每天都會拖著你的手走在花園旁的小道上,每天都有擁抱,每天都有笑容。
雨天,你打著傘等在樓下的身影是印象中最最深刻的,那時候覺得電視劇的情形出現在我生活裏了。
我們撐一把傘走向學校,我的左手挽著你的右胳膊,緊貼在一起,心情愉悅。
記得那天你穿著白色的長褲,因此我笑了好久。
暑假裏也是有下雨的。就在前幾天,每天晚上4點左右都會下。
輕柔細緩,它應該是個溫柔的女子吧,在夜晚到來,怕驚擾熟睡的戀人。
相信那時的你一定平靜深沉的睡著。
而我,坐在床邊看著窗外,聼著她的喃喃細語,想起你。

今後,我會收斂感情,讓你輕鬆生活。
我會在你身後,只要你轉身,就會看到我的笑容。
只要我還站得住,我就不走。堅持的站著。


想通了很多東西,做起來也許會困難吧,但總是要做的。
想像NANA一樣堅強獨立,可是點发出疑問,NANA還是脆弱的。
是,她最終還是淚流滿面,她最終還是向蓮投降。
她總歸拗不過自己的心。
她佯裝的堅強最終被識破,可是能做到这假裝的堅強也是進步吧。
NANA的故事有個劇本,她最終還是和蓮在一起,可我們的生活,誰說了都不算。
我們伸出手什麽都抓不住,就連現在都抓不住。
我們卑微無能,卻又驕傲的過活。
本身矛盾。

就如此吧,只要還有一綫希望就應該堅持。
我們不要緘默,即使是自己一個人。


這些天都在聼一首歌,叫做《你的溫柔我的自由》。
撒小樂團(so what)。

撒小乐团官网
[PR]
by deadmoya | 2006-07-27 00:30 | 糾結

To my dear。

親愛,前天没睡覺是爲了早上迎接你上班。
这你是知道的,那你知道整個晚上我都想了些什麽麽。本來那天想講給你聼,可是你生病要回家。
我有太多話沒有說。
只好在這裡說。相信你也可以看得到。

那天我3點関了電視回房間,突然想要去見你。这是很突然的想法。
我考慮了一下決定要給你這個驚喜,怕睡過去,就打算一晚上不睡。
我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的幾排房子,一片黑暗。他們都已經睡了。
於是我想到你,你肯定也已經深深入睡,或許在睡夢中與我見面。
我想象得到你睡覺的樣子。那是我熟悉的。
濃密的頭髮,細長的睫毛,柔軟的唇,白淨的脖子,凜冽的鎖骨,寬直的肩,給過自己溫暖的手,修長的腿。
只是沒有辦法用頭髮摩擦你的肩膀,没有辦法再去親吻你的臉,讓我小小懊惱。

想起我們第一次親吻。
冰冷的電影院,即使我們使勁握著彼此的手還是冷,但我們始終都握著。
我忘記了電影情節,忘記了所有對話,只記得你貼上來的唇,和送進我口中酸甜的話梅肉。
那酸酸甜甜的滋味通過血液流遍我的全身。

臨走時,在黑暗的過道上,你伸手輕輕攬住我的腰,柔軟的唇。
寳,我喜歡你口腔的味道。

還記得第一次牽手麽。
那是在華聯,我們總是或多或少的存在間隙。
我一直期待你可以牽起我的手。可是沒有。
我一邊抱怨你是個木訥的人一邊想要怎樣做才能自然。
於是我走在你身後,看你把手插在兜裏,臂彎有空當,我便輕輕把手伸進去。
很輕的,我還怕被你看到。
然後擡頭看你,先是小小的驚訝,然後就笑了,微微點頭。
我記得那笑容,充滿甜蜜。
朋友說要分開走,她們離開后,你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們就那樣握著,無論溫暖或冰冷。始終不放鬆。
寳,握著你的手,閉著眼走路我也不會害怕。

想起我們一起放煙花。
那是新年,12點鐘聲響起時你對我說我愛你。我們去窗口吧。
我看著窗外那些美麗綻放的煙花,想起你的臉。
我覺得這麽美好的時刻我們應該在一起才對。於是把你叫出來。
你買了好多煙花,我不敢拿,便站在旁邊看你放。
那些煙花再好看也只是陪襯,親愛的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你在身後抱著我,問開心吧。
我點頭。沒有語言能表達我的開心,我只能點頭。
寳,你能體會得到麽?肯定可以吧。我知道你也一樣開心的。

我們的情人節。
情人節前一天,我們一起唱歌。唱完歌叫你去吃飯,你拒絕。
說是要回家可是卻給朋友打了電話。哼,去陪朋友就直接說阿,還騙人。
我要走了。你還笑嘻嘻的看著我。
拿你没辦法。
和小希吃完飯適量著要隨便逛逛,想要給你買東西。
都是些很俗的物品。巧克力,情侶挂飾。
我倆絞盡腦汁的想,怎樣讓你驚喜。
在超市裏,我們徑直走向買巧克力的貨架。
剛轉身便看見了你,又急忙退了回去。
希在一邊嘲笑我臉紅。真是尷尬阿。
然後看到你的朋友去付賬。
那天我一直没懷疑那巧克力到底是誰買的。你們說是李明的我就信了。
最後從檯球室出來你們三個誰都没拿,說丟了。我也信了。
你肯定記得我還嘆息那麽貴的東西說不要就不要了。
那時覺得李明真有錢。笑。後來被你嘲笑到不行。
情人節當天中午,我和希去城裏逛了一個中午,最終決定買件綫衣。
馬上就會暖和起來,那樣你就有衣服穿,不用发愁了。
我在挑衣服時都在想著你的臉,想那衣服和你配起來好不好看。
最終決定買那件深藍色的。我想你穿上會很好看。
下午我們交換禮物時什麽話都没說。
你說能夠平靜相處的人才能長期在一起。
很好很好,我聼了很開心。
我們去公園,坐在摩天輪下面。
旁邊有位老人看著,我很尷尬,可你一點也不在乎,還要把我抱起來。我推你,你伸手。
這樣的動作似乎更曖昧。還是拿你没辦法。笑。
我拿著巧克力和玫瑰花進教室時,没一個同學不在看我。
很開心,所有人都看得到我的幸福。
我們的情人節。寳,想到時,會笑麽?

我們的小小私奔。
你用身體覆蓋我,給與溫暖。
每次都是你先睡著,我也每次都是在黑暗中看你。
聼你均勻的呼吸。我想,第二天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我,你會很開心吧。
夜晚你有醒來過,聼你說你有捏我的臉。
調皮的臭小孩。
那時的你會開心的笑吧,會不敢出聲吧。
會看著我幸災樂禍吧。
寳,你快樂吧。

喜歡強勢的你。
讓我手足無措卻内心歡喜。
喜歡走在路上突然跳上你的背,我知道你會穩穩站著讓我放心。
喜歡你有力的手臂攬著我的脖子,掙脫不掉,反抗不了。其實内心就是如此希望,你不准放。
喜歡在學校花園那條路上,你彎腰,把我扛在肩膀上。我看得到周圍人羡慕的眼光。
喜歡我耍小脾氣時你死死拉住我的手。你的手把我拉向你。
寳,無論什麽樣子的你都讓我愛得狂熱、劇烈。

我們半年紀念日。
大熱的天,但你的樣子還是興致勃勃,这讓我很開心。
你給我買了戒指。
我把它給你,伸出手。
你笑著把它套進我的右手無名指。
親愛,我要嫁給你。我要永遠被你套住。不離開。
我買了杯子,可愛的情侶杯。
希望你在每次喝水時都想起我。
讓那帶有絲絲甘甜的水流入你的心,想起我。
寳,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個半年。

我們爭吵。
第一次爭吵是因爲我不聼話逃課、抽煙。
你努力叫我回去,我還是走了。
度日如年的五天。第一次體會到你認真起來生氣原來那麽可怕。
我和朋友去喝酒,去唱歌,去逛街。
可還是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然後讓自己穿了小耳骨,燙了煙疤。我想用疼痛來讓自己記得。
那塊骨頭好小,居然穿了。骨頭裂開時你在我身邊,什麽都没說。
五天后你回到我身邊。你抱著我說,想死你了。
抱著你,那失而復得的感覺,讓我百感交集難以言語。
之後我們總是因爲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吵架。
所有的關係、態度、道理我都明白。可還是不可抑止的发脾氣。近乎病態。
三次從手上滑落的血讓我無力且清醒。
親愛,我們以後再也不要吵架。我無力承受。
这次最爲嚴重吧。你有看到。
血順著手臂流向指尖,滴在馬路上。
我用紙包住一層,不讓你看到那傷口。然後把其餘的紙遞給你,讓你給我包起來。
我說我不管了。以後再也不管了。
交朋友隨你去吧。我知道那只是朋友。我始終都知道。
只是再也不會吵架了。再也不會了親愛。
寳,我以後會好好愛自己,和你。我會讓你快樂。

親愛,我們那麽那麽多的甜蜜,一個晚上我都沒有想完。
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多到可以供我这一生回想。
碼這些字時,我一直都聼著《我的最愛》。你喜歡这歌的。
而且是在你的QQ對話框裏,這樣好像在對你說。
今天聽説你打針了,不敢給你電話。
害怕你在睡覺,害怕你還在生氣。
我對你的QQ說了好多好多話,希望你看到時會消氣,會安心,會想念我。
如果你想我,給我打電話。我每天,時刻都在家等著。
希望你快快好起來。

寳。愛你。



[PR]
by deadmoya | 2006-07-20 14:34 | 糾結

一夜没睡,怕錯過你上班的時間。
6點出門,看著一群老頭兒老太太耍拳,等你從門口進來的身影。等人的感覺總是漫長,但一夜都等過來就不怕这一會兒了。
不知過了多久你進來,然後看到我,說你病了。昨天還吐了,肯定我傳染的。笑。
此時不過7點半而已,你去上班了。
我還是在等,我想和你一起吃中飯,11點下班。
可下班后你說不能在外面吃,因爲生病很難受。
嗯,我理解。送你回家,長一點時間和你在一起。

一路上還是很開心的可是一提起那個問題我們就免不了爭吵。

“我交朋友還用得著你管了”
是阿,不該管,那就給自己提個醒。
指甲,摁進去,划開。
我看到有血滲出,便放在背後。
走到路口,你要回家了。
再看,血已經順著胳膊流到指尖,我便擡起來給你看。
多鮮豔的顔色。
我只是想給自己提個醒,再也不要因爲那個問題跟你閙個不停,我怕自己記不住,忍不住,就給自己提個醒。
我不想跟你吵架,咱們還是好好在一起,你說好吧。
以后我再也不冲动了。我会好好的,爱自己,还有你。
宝贝儿,什么时候你能在我给你电话之前给我个电话,在我问之前说你想我了呢。
我很想听啊亲爱。
我会照顾自己,你也好照顾自己,生病很难受的。
等你想我,需要我,我就过去陪你。

以上,昨天的事.
[PR]
by deadmoya | 2006-07-19 16:10 | 糾結

我夢見你。
那是冬天,你把大衣扣子解開,擁我入懷。
或許因爲這個夢,我睡了13個小時。
或許因爲白天太想念你,夜晚才會出現這個夢。
或許因爲想念太深,这夢才會如此漫長。
你溫柔的眼神,甜蜜的微笑,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足以讓我淚流滿面。
這個夢,將陪伴我,在以後獨自一人的時候。
安康。
想念你。清。
f0064347_16182139.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7-17 15:54 | 糾結

無味的生活。
沒有人想到我,沒有人會叫我出去玩,沒有電話,父母上班后整個屋子寂靜像塊廢舊多年的墓地。
只埋葬我一個人。一個不被想起的人。
我親愛的女朋友們都在濟南。
那些平時徘徊在身邊的熟悉身影現在一個也看不到。
那些平時回蕩在耳邊的爽朗笑聲現在一聲也聼不見。
我開始感到周身寒冷。
巨大的不安全感,一陣一陣,一波一波,不停歇。
我也開始二十四小時不停歇地思念唯一在身邊的他。
可他要工作,沒有空閑來想我陪我。
胡思亂想不可避免,且影響心情,且惡性循環。
被同樣的問題糾纏,像海藻一般越撕扯越貼附。我做任何都是無望。

“你是不是瘋了”
我沉默。
其實我早這樣認爲。你没發現麽?你才發現麽?你後悔麽?
我又想到那一片血腥。
放了刀子在枕頭下,然後安靜地看睡在身邊的他。
幸福都是可恥的,幸福都是殘忍的。有幸福的地方必定有傷害。
可我們還是義無反顧的追求著幸福,我們都該死。
那麽,親愛,就讓我死在你懷裏吧。
你説好麽?
這樣你是不是就能永遠記住我了?
這樣即使喝掉孟婆湯,還是會有一絲絲你身體的餘溫牽引我尋找你。
f0064347_22452242.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7-15 22:45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