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カテゴリ:糾結( 37 )

每次上網都不停地看blog.看有沒有人來這裡留言,看有沒有人說喜歡我說的某句話,看有沒有人跟我的思想產生共鳴。
好像我的書寫能力退化,寫不出什麽讓人看了心中悸動的字。

學校裏的好朋友都出去學專業了,只剩下我自己。
心裏有些難過,有些孤單,有些落寞。
看著她們空空的座位,想著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便閉上眼睛不讓自己想。
人總是要分開。这是最後的結局,最好的結局。
我們曾經吵架,冷戰,表面漠不關心事不關己,心裏還是想知道對方的近況,想知道她們是否有挫折,是否手足無措,是否會想我。
然後和好。再聚在一起歡笑打鬧,樂不可支。
女生之間的小小遊戲,每個人都在玩,心靈淨澈沒有絲毫惡意。
在這個校園裏,我喜歡的人我開心的事也只能對自己說。
我討厭的人我煩惱的事也只能對自己說。
你們都不在我身邊。

大家都是爲了大學而努力奔波,提起這個問題我本能的想逃避,太多太多的繁瑣事情壓在身上令我厭倦。
我不是個堅定的人,總是隨波逐流被人牽著鼻子走。
捨不得的東西太多,最終留給自己一個選擇,把其他的都殘忍放棄,直至最後才發現自己什麽都没得到。
選擇的那一個,並沒有選擇自己。
我總是這樣失敗。
前方的路我沒有任何把握,像我這種沒有資本的人是不能選擇的。只能等它來將我帶走。
这結局不被控制。

不知爲何總是肚子疼。一天十幾次地疼,翻來覆去不休不止。
疼起來揪著我全身的神經,只得蹲下來抱作一團。
開始,我認輸,我說求你饒了我。
它不理我。
於是我怒了,我說他媽的你有本事疼死我。
結果它好了。
原來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不是對手,讓人鄙視。

做愛時能忘記一切痛苦與失望。那一刻無論是心或身體都被填充,豐盈飽滿。
不需去想這些那些困擾我的問題。哪怕只有一分鐘的遺忘也應該把握珍惜。
於是我不停索要。
貪婪無休無止。

自己在家時自己做飯,不會動鍋就泡泡面。
看他皺著眉說這麽難吃的時候我沒有説話。
可能在没被逼到絕路時我都要這麽生活吧。
你能不能照顧我呢?
給我做飯吃。

我想要一個大包袱,帶著我喜歡的東西出逃。
我的男人,我的朋友,我的電腦,我的食物,我的陰暗,我的笑臉,我的花朵,我的陽光,我的愛情,我的靈魂。
我必須帶上你們。
一起逃。



[PR]
by deadmoya | 2006-07-03 23:16 | 糾結

即將告別。

她記得那是個冷風刺骨的冬天。天空飄著潔白的雪。
她扶著一棵棵乾枯的樹緩慢地走在路邊。每一個關節都像是被凍住,稍微活動便撕扯般的疼起來。
左肩上的挎包帶子一再往下滑落,她也一再把帶子扶上肩膀,用手拖住皮包。
她必須向前走,因爲他在前方等著。

初次見他是在她唱歌的酒吧。天生的好嗓子,什麽類型的歌都能唱。
那天她穿著紅色的薄紗連衣裙,黑亮的頭髮隨意自然地散在背上,臉上沒有太多化妝,凃了唇膏,淒艷的紅。
酒吧周圍黑暗,只有她坐的地方有一束迫光。
她拉著明亮創傷的聲音,在麥克風面前低吟淺唱,在高亢或低沉之間遊刃有餘。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i think i dreamed you into life
i knew i loved you before i met you
i have been waiting all my life

一曲完畢,他走向舞臺递給她一杯威士忌,然後微笑著對她說“跟我走”。
他是個理性明智的男人,她知道。而她只是百般無奈迫於生計在酒吧賣唱的歌女,對生活沒有奢望只求溫飽。她知道他可以滿足自己,便笑著點頭。
第二天清早,一個人收拾了幾件衣服塞進包裏就出了門。他沒有接她,她亦無錢打車。腿疼得厲害只得扶著樹艱難向前。
这一刻她心中並不迷茫,她明白自己的去向和依靠。心中滿是安慰,是容易滿足的女子。

來到他的別墅,他笑著迎接,摸著她的頭輕聲說,原來你可以这般聽話,這樣很好。
她知道自己在他前面無法驕傲,更無法控制他。心中閃過一絲恐懼卻無法逃脫,只是靜默。
他帶她購物,讓她挑選她喜歡的衣服化妝品,帶她看電影吃西餐,去酒吧聼別人唱歌,看著她在陽光下笑得如孩子般燦爛歡快,心中自然欣喜。
他有錢,有權有勢有地位,還有一顆殘缺不全的心。他曾經被傷害,被欺騙,被遺棄,被不予理會。他要讓他愛的和愛他的人都像他一樣痛苦。畸形的愛。

她,是他的獵物。

他們在一起五年,他們彼此相愛,深愛,卻又彼此傷害。他心中的陰暗憤怒爆發時,拖住她的頭髮,從客廳拖到臥室,撕掉她的衣服,把點燃的煙頭狠狠地按在她的背上。聼她发出慘烈的尖叫。用刀子划破她的手腕,看著鮮血噴湧而出,他便低頭去舔舐。問她疼不疼,會不會感到疼。還曾用刀子在她後腰上刻了一個綮字,那是他的名字。
她的忍耐達到極限時也曾用指甲抓破他身上的肌膚,淩亂細長,滲出紅色的血。用桌子上的各種化妝品胡亂砸向他,胸口,肩膀,手臂,背,他會下意識的擋住頭和臉。次日被砸中的地方出現瘀青時她心中既歡喜又心疼。他亦如此。看著心愛的她被自己肆意虐待時,他心裏諸多悔恨卻已無法彌補。

他們曾有過兩個孩子,可都是不被允許出生的,葬送在这黑暗殘疾的愛情裏。他陪她去醫院,買上好的補品,整夜抱著她,用身體給她溫暖,為她擦干眼淚。可她身體和心理的創傷都已無法痊愈,他們心中早已明了。

回想至此,她發現自己流眼淚了,沒有溫度。她想從浴缸冰冷、散發著腥味的水中站起來,可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浴缸中的水已逐漸變成暗紅色。她穿著第一次與他見面時的紅色連衣裙,早已和血水混在一起。
她心中充滿思念卻已無能爲力站起來陪在他身邊了。她將要與他告別。

她搭在浴缸邊沿的手慢慢滑落到水中,她看見他對自己笑著說,跟我來。
她微笑,閉上眼睛。
帶著她的愛情一起走了。



[PR]
by deadmoya | 2006-06-27 00:28 | 糾結

明知道答案。
明知道答案會讓自己厭煩。
明知道自己痛恨那個答案。
明知道沒有萬一。
明知道會忍不住發火。
還是看了。
意料中的答案。
意料中的厭煩。
意料中的痛恨。
意料中的沒有萬一。
意料中的發火。

心滿意足了。這樣似乎很有意思。
我玩得樂此不彼。
但这是最後一次。我已極其極其厭煩了。



今後,會像NANA一樣的生活。我想这並不可笑。

[PR]
by deadmoya | 2006-06-15 11:05 | 糾結

私奔。

六月。氣溫上升,提醒著一場逃亡的開始。

这是幸福的逃亡。她要和他一起生活。她欺騙父母並且叫上朋友一起撒謊,心存愧疚卻依舊繼續。
这愧疚與他相比不值一提。就是這般執拗。

悶熱的下午她牽著朋友的手百無聊賴的走在街上。她在等待他的電話。
有些煩躁想要吃東西。拿出錢,就那麽一些,斟酌一番決定吃麻辣燙來打發時間。
她微笑著假裝開心,和朋友談笑風生,心裏急躁地想要把手中的竹簽折斷。
身體微微发燙,背上有零星汗滴,焦急。

電話響起時她喜悅卻不形于色,聲音冷淡,她想要懲罰他讓自己這樣等待。
見面他依舊叫她傻子。於是她笑起來。
坐在路邊適量这計劃如何才能完美不被戳穿。那些繁瑣的問題並不影響他們愉悅的心情,夕陽血紅的光照在兩張看過去年輕細緻的臉上。

晚上吃燒烤,他的兄弟從局子裏放出來。很多人,她還是坐在他的旁邊略顯拘謹。她不知如何面對如此多的人,雖然已相處了不短的時間。
一群人吃得熱火朝天興高采烈,她的腿開始劇烈的疼。
在家時想了一万种突發狀況可唯獨忽略了自己的这雙腿。沒有膏藥。措手不及。
早已没了食欲,雙手不停在腿上錘打,無濟於事。
她想回家。
和他一起住的傢。

深夜11點半,她坐在摩托車上跟他四處奔走尋找住處。夜裏的風讓她清醒,这是私奔吧。奔向兩個人的幸福,奔兩個人的地老天荒。

最終在一個叫舒雅的招待所住下,推開房門她迫不及待地踢掉鞋子坐在床上撫摸自己的雙腿。刺骨的疼痛,她皺起眉。
他的手伸過來輕輕仔細揉捏,使她原本急躁慌亂的心平靜下來。然後他去為她買零食和飲料。

黑暗中他們擁抱纏綿。他用身體抵制她,激昂而興奮,她忘卻疼痛。伸手攬住他的腰,要彼此更貼近。
突然有一刻她想回憶,可是回憶些什麽呢,還没想到該如何回憶她便墜入深淵。

他調皮的說要去另外那張床睡,若想他就過去和他一起睡。
她不動。
伸手不見五指的周圍充滿他的氣息,她聼到他均勻的呼吸。
“睡了麽”,她問。
沒有回答。
她慢慢起身,裹上毯子,光著腳輕輕走到他的床邊。
看來他真的累了,那麽快就睡了。其實她也很困,可是腿疼的折磨她只能清醒。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但他的臉烙印般地刻在心上。
她看著他濃密的頭髮,細長的睫毛,柔軟的唇,白淨的脖子,凜冽的鎖骨,寬直的肩,給過自己溫暖的手,修長的腿。
她如此愛著這個人。
想到這裡她不禁笑起來,不敢出聲,怕驚醒了他。
俯下身去,輕輕在吻在他臉上。
然後用頭髮磨蹭他的肩膀,他伸手抓癢。她再次笑起來。
俯身便又是一吻。再用髮尖來回撩蹭。
他醒了。
於是她幸災樂禍地跑囘自己的床上。

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睡著,突然感覺床整個震動,驚醒。看到他的臉,他問睡著了麽?
她迷糊地回答,嗯。
然後又閉上眼。
之後似乎一直清醒無法深沉入睡。
眼睛閉著思維清晰,他在身邊有絲毫動靜她便睜眼去看。
他再次醒來天已亮了,淩晨5點。
她說熱,然後翻身,留下濕熱的一片。他起身打開風扇。

混亂的一夜,無數次醒來睡去。被欲望,被關心,被夢境一次次打擾,還有腿上的疼痛,这令她懊惱。
就這麽快天亮了。
她抱著他,把臉壓在他的臉上,然後起身。

一切收拾妥當,逃亡結束,私奔停止,她要回家了。



[PR]
by deadmoya | 2006-06-13 00:21 | 糾結

五月的一些詞語。

陽光。笑臉。紀念。交談。釋懷。情侶。橘黃。呵護。情願。
幻覺。糾纏。肩膀。尖叫。依靠。疼愛。自信。愉快。雨過天晴。

失眠。煙草。缺點。僞裝。爭吵。誤解。無助。愚鈍。
曖昧。自尊。隱忍。眼淚。痕跡。災難。毀滅。重生。無能爲力。


都過去了。
[PR]
by deadmoya | 2006-06-09 15:17 | 糾結

我的戀。

“我的棒棒糖呢!”
“我請你吃瓜子啊!”
“切,就一個了。”
“呵呵”
“呵呵”
……

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我們第一次對彼此笑,在那個有陽光的日子。

那個時候你是別人的,我一個人。
我們聊天,我們吵鬧,我們哈哈大笑,我們一起回家,我們彼此觀望彼此的憂愁與歡樂,我們關係明確。
你叫我姐姐。
我叫你小屁孩兒,後來这成了我的綽號。
我們從來都是那麽快樂,喜歡看你白淨的臉上綻放笑容,喜歡聼你明朗的聲音,喜歡你笑起來眯著眼睛看我,喜歡你被我逗笑。
也許你不知道,那個時候那麽多的男生裏我只喜歡和你一起玩,即使这只局限于學校和回家的路上,但這些短暫的快樂對當時的我來説已經足夠多。你的笑那樣自然美好。

那時候我喜歡一個人,那所謂的喜歡,是我的不甘心,我得不到。
有一天學校裏來了幾個空姐和空保向學生介紹他們的學校。我和朋友進去湊熱鬧,然後看見他,我便坐在後面。我忘記了當初的心情,只記得後來遇見你,你站在他的旁邊叫我身邊朋友的名字,然後看著我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笑。
看著你們兩個站在一起,我想:这真是兩個好看的男孩子阿!好白。

後來我們吵架了,好多天都没説話。當時我想我們縂會和好的,只是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而已。
可没想到矛盾升級,你寫信來讓我不要胡亂跟別人説話。我也很氣憤就寫信罵回去。我站在你們班門口等你把信看完,然後問你有什麽地方不明白嗎?你說沒有。你臉上挂著笑的,其實我也很想笑,可就是莫名其妙的忍著,然後下樓。
還是很生氣,很不舒服便請假回家,心血來潮的沒有從往常的那條路走,走了另外一條小路。
當我從巷子裏拐出來時便看到要往回走的你。
我一愣,笑了,你也笑了。
我們一起往傢走。
笑呵呵的把誤會說開了就算了,你很開心地要請我吃冰淇淋,我再三拒絕,可你那麽死心眼硬是要買,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對你說原因:月經。然後又看到你的傻笑。

於是,以後的日子我們一直那樣笑著。
我們不曾走進彼此,卻始終那麽親近。
我們只給彼此快樂,我們如此善待對方。

2005年的最後一天,我的生日。
那天天空很配合地飄著小雪花,卻一點也不冷。
我們一起去吃飯,我喜愛的火鍋。
席間你和你曾經的她打鬧,我不知爲何開始躲避,不讓自己看你們,開始厭煩,甚至想把你們趕出去。
然後朋友哭了,這樣的飯局總是很讓人傷感。
我也哭了,我把頭埋在桌子下面,好像在擦鼻子,沒有人看見我哭。
我的眼淚落下來時我以爲自己還是為曾經的他哭,然後我想到他,心裏沒有任何感覺,然後你的臉冒出來,我趕緊擦干眼淚不敢繼續想,我說这不可能。
吃完飯我們去唱歌,你什麽都不唱,不笑不説話。看著你面無表情的臉我也開始落寞。
我對朋友說我喜歡你時,她們拍我的頭說我喝多了。
於是我就不説話了。
我想你,雖然你坐在我的右邊,沒有間隔,可我們似乎離了十萬八千里。

盼盼,那個喜歡女生的女生,她過來吻了我。我一動不動地坐著,眼睛向上看你的臉,我看見你起身往右挪了挪,你不看我。
你心裏什麽感覺?我不知道。
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走出了KTV。

回家上網,我說我因爲你鬱悶才鬱悶,你說你知道。
我們似乎心靈相通。
然後你說Tengo gusto de usted.
我不懂你也不說,但我知道这句話肯定意義深重,我擁它入睡,在新年的開始.

2006年1月5日,因著你的Tengo gusto de usted,我們在一起了.
我們要相愛了.

戀愛的第三天,我們去逛街.你走在我的左邊,我的手無所適從不知道該放在哪兒.很期待你會笑著牽住我的手,可是沒有.
这不像談戀愛,給你個驚喜吧!我想.
我在後面小心翼翼地伸進你的臂彎裏,手指彎曲抓住你柔軟的黑色羽絨服,然後擡頭看你.
你先是小小的驚訝,然後笑容在臉上蕩漾開來,點著頭說"嗯嗯",很滿意的樣子.
於是我也很開心.
身邊的朋友看著我們甜蜜的樣子對我們鄙視一番就分開走.
你把手從口袋裏拿出來握住我的手,一股暖流從手指一直延伸到我的心,十指緊扣,旁人無法體會到的溫暖.
後來你在日記裏寫,我的手纖細,很美,真不想放.
你的手溫暖,寬大,有力,我也不想放.

我們去看電影,十分十分冷,我握著你的手抵禦電影院的陰涼.你買了話梅給我吃.
電影快結束時,你側過身來吻了我.我感覺得到你的小心,可我對於这突如其來的吻不知該作何反應,直直地靠在椅子上不敢動.
出電影院時他抱著我,再次吻了我.溫暖的唇,驅退我所有的寒冷.

過年前幾天,你出事.嚴重到可能需要出去跑路,你對我說讓我找個好男人,多愛自己一些.
我哭了,爬在電腦面前看著你說的話覺得上天在捉弄我,一直在捉弄我.
你無聲無息的下綫,我一個激靈起來,是不是被警察帶走了?我要出去找你.
我打電話叫妹妹出來陪我,我們步行,繞著整個礦務局尋找你.
一無所獲.
焦躁不安的過了年,晚上回家看著馬路上喜氣洋洋的人群我恨不得馬上跑到你身邊,抓著你誰也別想把你帶走.
这只是想而以.
回家你也不在網上,我很擔心.我緊張得渾身發抖,我要去你傢等著,雖然我不知道你傢住在哪兒.
你的兄弟告訴我你在奶奶傢,一瞬間我就癱軟下來,總算放心了.
12點時,你在網上出現對我說新年快樂,我愛你.
我看著窗外的煙花開始流眼淚.我也愛你.
1點,我跑出去跟你放煙花.在西外環,你在身後抱著我,看著天空綻放的煙火,多麽希望時間定格.
我不要過去不奢望將來,只想停在这一刻.

3月7號,你的生日。我坐在你的左邊看你喝酒微笑,突然很慶幸,你的17嵗,你美好的花季,是在我陪伴下度過的,當你在以後的日子裏回憶17嵗,回憶人生最美好的这段青春年華,你會想起我。
在你的17嵗,你是我的清,你是我的寳。

我們也有過爭吵,那些不快樂,我們約好要忘記。

天氣變暖,春天來了.我把自己交付給你.
你的臉埋在我的脖頸,用溫暖的身體覆蓋我,我不曾想過後悔.
你是我的光,賜予我力量,足以让我泅渡黑暗的海面。靠近光亮,心中泛起暖意。我知道你会为我指引方向。
日日照耀,永不止熄。


你包容我的不定性脾氣,你給我買我愛吃的鴨脖子,你為我每天買早飯,你不准我抽煙,你讓我多愛自己不能自殘,你說他從來沒有這樣愛過一個人,無法言語的激烈,你為我擦掉莫名其妙的眼淚,你在我生病時提醒我一定要吃葯,你要我乖乖的要聽話,你爲了不讓我再逃課寧可五天不理我,你在看到我手腕的傷口時氣憤地說要放我走,你氣消了對我說老婆我錯了,你每天都在操場上跑步踢球我等你一起回家,你喜歡簡簡單單的衣服,你喜歡直發我就把錫紙燙燙回來,你考慮他的將來順便也想起了我,你說想賺很多錢然後和我在一起。

沒有華麗的語言,我的愛情很簡單,很溫馨,沒有曲折波浪。
我的心從未找到過可以停靠的地方在你出現之前。你讓我前所未有的平靜安穩,每天牽牽手,對彼此微笑就已經足夠。
心裏充滿感激,所有的歡樂與悲哀都值得被珍藏,這些都是獨一無二的,这一生都不會有再一次出現的感情。
我的左手和你的左手係著同樣的紅線,我想將它挂在我的手腕上一輩子,無論將來會有怎樣的結果。
我的左手,这一生都是屬於你的,甚至包括我的心。
曾經凄艷的紅色綻放,現在的粉紅紋路,都是你的。

心血來潮的一次紀念,從我們的第一句話開始。我的記憶力太差,忘記好多,你也不告訴我,只讓我寫自己記憶裏的。
嗯,我記憶裏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不能把每件事都寫進來,但所有的感情都放在這裡。
You are my best man. I love you.
我們選擇的这條路,無論多坎坷,只要握著你的手,我就會堅強地走下去。
我需要你在。我們一起走。
[PR]
by deadmoya | 2006-05-20 01:02 | 糾結

風雨后總會有彩虹。
風雨后天那樣晴朗。
風雨后的陽光燦爛。
風雨后的心情舒暢。
風雨后我如此慶幸。
經歷了風雨的沖刷便會更加珍惜陽光明媚的那份寧靜與溫馨。

平靜的日子貌似很少,我總是把天空攪得一片狼藉。
向來囂張,終要遇到道行更深的統治者。於是甘願臣服,我說過自己並不強勢。

他讓我發現以前的自己是多麽的不成熟,多麽的不懂事,多麽執拗任性,多麽不顧忌他人的感受。
還發現他是多麽包容我。
我那樣貪婪,不停抱怨,恨他不能把自己的全部放在我身上,直到他累了我才醒悟。
我懺悔,他一如往常的包容我,他要我在他的呵護下慢慢長大,像是保護他的小女兒。笑。

我們一步一步走近彼此,走進彼此,了解兩顆心,感受它們的溫度。
那麽多的風吹雨打都沒有將我們拆散將來又怎麽可能輕易放手?寳,你說是麽?
只要我們都愛著無論多苦都值得,你說是麽?
我們要忘記以前所有的不快樂,經營著只被幸福充滿的愛情,你説好麽?

PS。HOT在2001年的今天解散,我有些懷念。
PPS。母親節,媽節日快樂!我愛你~~~
PPPS。點,看到你在Q上的留言,知道你萬年不上一次,還記得給我留言,很感動。
是的,我想念你。

我想念著所有想念我的人。



[PR]
by deadmoya | 2006-05-13 20:53 | 糾結

今天很痛快。
發自内心的痛快。
終于找到一個理由釋放一次。
我的眼睛經過洗滌佈滿血絲,但它比任何時間都明亮。

雖然我還是處於極度憤怒的狀態。

其實沒人明白。
[PR]
by deadmoya | 2006-04-19 19:06 | 糾結

一個提到就憤恨羞愧的人,一個想到就淚流不止的理由,一顆鑽牛角尖無法自拔的心,一個充滿巨大挫敗感的我。
有個人,提到便不想説話,表情緊綳像上緊后的發條,憤怒。
而這個人,與我沒有關係。
像一個龐大的磁場,我努力跑還是被吸附過去,現在有個人要幫我,可似乎還是很難使我脫離.
我們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綫,可我卻一味的沉陷在这份痛苦裏.
宿命麽?
原罪麽?
債麽?

我想是遺傳了一位長輩的脾性,可她能發瘋而我不行,她能隨意摔打而我不行,她無論怎樣吵鬧都被包容而我不行,她蒼老了即將解脫而我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脫離.
我想就快了吧.陽光,慢慢適應才不會刺傷眼睛.

黑暗,即將抽離.空洞,需要填補.
I'm losing my mind直到你握起我的手,讓我知道你在,會一直在.
[PR]
by deadmoya | 2006-04-16 22:30 | 糾結

日子混亂不堪,太多事情我無法把握無法隨我所願地進行,太多願望接二連三的落空,在最後一個希望也以失敗告終時我突然癱軟下來,自己真的是無所事事了,還有什麽事我可以期待?
手指間有塊醜陋的疤,暗紅色,仿佛見不得人,它在手指間我無法將它隱藏就這樣暴露,原來把傷口擺在旁人面前是如此緊張惶恐。

夜說:愛你的人縂是在你看不見的遠方。
點點說:你始終不是孤單一個人。
kagrra說:你要快樂,都會好的。
Free說: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如果愿意认输的话就堕落吧。
millo說:要開心啊。
她,她,她,她們。
你們都在說,說著溫暖我的話。

所以我不再沉溺在黑暗裏,我開始睜開眼睛面對一切狂風暴雨,我知道你們在。
也許是上帝的一場戲弄,讓我們相隔萬里,但如果願意我們是可以一起看日出的不是嗎?
我始終不是自己孤單一個人,这我是知道的,我知道。

若可以永遠在一起誰又願意放棄,若可以相親相愛誰又願意分離,若可以獲得溫暖誰又願意縮在寒冷中,若你依然愛我我又怎麽可能不愛你?

如果愛上你只是一個夢境,醒來后又該如何重新睡去?如果失去記憶,能否再一見鍾情?

暖暖陽光懶懶爬進窗,悠悠微醺淡淡咖啡香,恍然你又在身旁,笑容星一樣明亮.
窗外天空晴朗。


[PR]
by deadmoya | 2006-04-01 23:21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