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カテゴリ:糾結( 37 )

手與劫。



混亂的掌紋上串滿了頹敗的花朵和無法逃脫的劫難。

你是否願意將它握在手心?

我將隨你而去。

不管这是不是另外一場盛大的浩劫,我都不管。


[PR]
by deadmoya | 2006-03-31 14:22 | 糾結

我看著自己,極其厭惡。
你應該毀滅的。
你本該如此。

親愛的,你曾給我的生命,現已一片狼藉。
[PR]
by deadmoya | 2006-03-14 13:13 | 糾結

他討厭她傷害自己,誰都不喜歡她這麽做。
可她無法擺脫,被手中的利器控制。她企圖掙扎卻以更快的速度陷入泥沼。

她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不想跟任何人説話。桌上放著礦泉水和一本安妮的書,本想安靜地度過這個晚上可她一直在咳。幾乎每隔三十秒就要咳一陣,嚴重了會連續咳一分鐘。
很疼,很累,很煩。
教室裏很安靜只聼到她一直在咳。
開始有人投來目光,厭煩,同情,不解。
这都是她不喜歡的,開始煩躁。
放下書把瓶子裏的水喝光,趴在桌子上胡思亂想。
白天一直和他在一起的,手拉手逛街還看了電影。頭靠在他肩膀時還是不停地咳,她很厭煩可不能控制,但这也沒有影響到她的好心情。
她一直握著他的手,指尖有些微涼,她抓在手心希望他不會太冷。
有時她會側過頭去親吻他的臉頰、脖頸,吸吮他的耳垂。这都是十分溫暖的部位,她喜歡吻它們。她把臉埋在他脖頸時心也跟著溫暖起來。
變成一只貓吧!溫馴地靠在他懷裏任他撫摸。她這樣想。

如此快樂的一天怎麽會感到煩躁呢。她皺去眉用力把空瓶子扔進教室角落的垃圾筐裏。

手裏是在操場旁邊撿到的碎玻璃,有一角很鋒利她就按了下去。玻璃拿開后左手腕沒有任何異樣,她覺得自己不夠用力,於是尋找更鋒利的角。
再想放到手腕上時她看見滲出皮膚的紅色的血。凄豔美麗。她微笑,伸出舌頭去舔。
血腥味在口腔中擴散,她像一只貓覓得一條新鮮肥嫩的魚一般滿足。
每一道傷口都不深,疼痛卻持久,这已足夠。

傷口被他發現時他轉身走了不再理她。她在旁邊一手推著車子一手挽著他的胳膊搖來搖去,她讓自己盡量溫柔可愛一些哄他消氣。
沒有這樣哄過人呢!她想,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於是她更加用力地搖晃他的胳膊。
他終于笑了,說你煩不煩人啊。她笑呵呵地回答說煩。
就這樣,只是這樣,他還是不理她。
她也繼續哄,她告訴自己要堅持。一路上都沒有放開他的手。

走到他坐車的地方還是沒有結果,她依然堅持。
錯過一輛車之後他說等傷口好了就理她。这至少需要一個月,她不同意他也不妥協。
開始掙脫她的手,她突然感到恐慌,於是更加用力地抓住,他也用力,他要回家。
她覺得十分疲憊。好像被綁在大海邊,而海水已經到達她的脖子。

她松開了他的手。走吧,走了以後不要理我。說完她推著車子走掉了。
她轉身時看到他站在原地,她幾乎快要站不住了。
他沒有馬上轉身走掉,她是如此慶幸。
她飛快地騎車子回家,進門時被一輛黑色摩托車從車子上撞了下來,沒有開口駡人,有點反常呢,她笑。
嘴角上揚,擡頭看了一眼透明的天空便模糊了視線。

她疼痛出血,卻無法向任何人傾訴,沒有語言。
[PR]
by deadmoya | 2006-03-08 23:56 | 糾結

無論多困難我都會撐下去。
因爲我愛你。
無論還會動搖幾次我都會努力站在原地。
因爲我愛你。
我想和你一起過這個夏天。
手牽手走在陽光下,樹陰下,亦或是大雨中。

現在我很需要你的關心。在我咳得幾乎喘不過氣蹲在地上的時候我最希望你可以在後面把我輕輕抱起來,說寶貝有我呢!會好的。
真的很希望這樣。
也許你不了解我劇烈咳嗽時有多麽無助。
也許平時我表現得太堅強讓人覺得我從來不會彷徨,不用照顧。
別人不了解無所謂我也不想要他們的關心照顧,可我希望你能知道。
亞希說我應該把脆弱的一面讓你知道。
可我不想。
我怕你累,怕你覺得我麻煩,累贅。
我只想你快樂的。
你曾經說你缺少快樂,而我是你仅存的很少的快樂。
我很開心很榮幸,我也對你說了我要努力給你帶來更多的快樂。

最近生病讓我無法堅強,我很難過。
我既美麗又傻逼的想法又一次落空了。
我以爲我生病了大家就都圍著我團團轉了,我以爲會有應接不暇的電話,我以爲會有很多人說許多許多祝福的話。
打針的時候我的右手插著針管子貼著胶布十分冷。我看著它幾乎要哭出來。
它真的很冷。
我不知如何讓它變暖。

寶貝。無論怎麽樣我還是很愛你。我難過我生氣都是因爲愛你。
我以前要求你只要你不離開就把我黨作唯一的寳捧在掌心裏,你同樣也是我的寳。
如果想離開,輕聲告訴我,我會送你一雙翅膀。


只有走到我心裏最深處,才能看到它的脆弱。
[PR]
by deadmoya | 2006-02-27 00:10 | 糾結

畜牲。
你們这幫不是人的東西。
你們讓我鄙視,讓我唾棄,讓我噁心,讓我看不起。
雖然一直不相信美好可還是把事情想得很美好。
可你們總是讓我失望。
突然想到不斷吃著鳳梨罐頭的金城武。
等待奇跡,最終什麽都沒有。
你們有什麽權力傷害我?
很抱歉,我有堅硬的盔甲,傷害我你們也會受到傷害。
請不要太自信。

天氣降溫,陽光很好但風很大。
衣服髒了沒有洗。我媽没空,我也没空,更没心思。
一個邋遢落拓慣了的女孩子。我還是個孩子呢!沒有成爲女人。
大風中我穿著單薄的衣服縮著腦袋。別人眼裏我可能就是個小丑。
其他女孩子都挺胸擡頭走得趾高氣揚,可我駝著背縮著脖子,不是小丑是什麽?
無所謂,我不在乎。你們想笑麽?那就笑吧。

星期天要開家長會。越是關鍵時刻我越是克制不住自己,能逃的課一節也没落下。不能逃的我也走了。
不知道能去什麽地方就呆在籃球場的角落裏抽煙。
我看起來像個乞丐。骯髒敏感。一雙敏銳犀利的眼睛看著那些矯揉造作的人們。
你們真讓我失望。讓我看不起。
我突然覺得頭暈想吐。我的煙第一次跟我作對了。
我需要你。請你不要這麽對我,好不好?
跪在地上干嘔,肚子裏沒有東西。我不能控制的一直抽搐,想哭,可这次沒有眼淚。
待我平靜起身后,手上全是土。找不到地方把它洗掉。
一些沙粒嵌進手裏,留下短暫的印記。

明天依然很冷,我還是得穿著这身單薄的衣服,我想生病。
生病了我就能享受一些人的關心一些人的照顧一些人的憐愛,還能讓我好好的睡幾天。
愈夜愈美麗,愈夜愈清醒。
每晚12點準時上床,淩晨2點之前都無法入睡。
黑暗,惶恐,漂浮,我蜷縮成嬰兒在子宮裏的模樣抓緊被子。
它是唯一能在夜晚帶給我溫暖和安全感的東西,我需要它。

他說兩天后氣溫就回升了。很好。
已經立春很久了呢!夏天是不是也不遠了?
我想要做明媚的女子,做讓你驕傲的女子。
亞希說我在陽光下眯著眼睛笑的樣子很好看。
[PR]
by deadmoya | 2006-02-17 00:09 | 糾結

不想再説自己心情不好。我的心情已經不能用不好來形容。

晚上和亞希一起吃飯,然後聊天。說我們彼此的愛情。
她說和Z剛開始時她很不懂事,從不體諒他,打他時也特別使勁兒,有一次他冒著大雨來接她,全身都濕透了,她也沒問他冷不冷,感冒了沒有,還嘲笑他的狼狽。他一直包容她。現在她長大了,想好好對他了。可他卻和以前不一樣了。總是說很忙,兩個星期不聯係,没人影没電話。她說即使感情破裂了她仍感謝他,他讓她懂了太多。

人,總是在受傷后長大。

我一直是個對不起別人的人,總是辜負這樣那樣的人。
黨有一個人辜負了我之後我就不想再像以前那樣玩了。終于了解那些被我玩弄的人的痛苦。我開始學習怎樣去愛別人。
黨我準備把所有感情傾注到一個人身上時發現也許这是累贅。
这感情裏包含我的任性,倔強,驕傲,頑固,不可一世。
他一直被人寵愛,我也同樣。不會逗對方開心。
於是僵持。
我是多麽不想你難過,多麽不想你沉默。
你的沉默總是讓我很害怕。可我在別人面前是多麽堅強的人,我只能把害怕藏起來。
我知道即使我說我害怕也沒人來安慰我一下。

每到晚上我的情緒就失控。
我把他曾經寫給我的字发過去,然後看著他打回來的空白。
我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也許這個二月我要流干所有以前努力忍住的眼淚。
It doesn't matter, in the end。

Moya.我以前就說你是個失敗者。
沒有人援救你那麽就一直生活在那黑暗的燈塔裏吧。
不能被人捧在手裏那麽就一直孤獨吧。
不能騙自己那麽還是騙別人吧。
你注定屬於黑暗,偶爾遇到陽光只會把你灼傷。

天知道你對我有多麽重要
愛 就算要冒險
愛 無所謂時間
護你到永遠

愛 堅定了信念
愛 無所謂天邊
我在这不會變
[PR]
by deadmoya | 2006-02-12 01:02 | 糾結

最近喝雪碧。過年前一天買的,2L。
因爲不喜歡喝碳酸飲料所以一直放著。
現在它已經不能叫汽水了,更沒有晶晶亮透心涼的感覺。
瓶子也已經被磨得不再透明光亮。
好像它的生命已經快要結束,已經沒有氣力了。
一切都已頹敗。

中午跟爸爸吵架,也是因爲小事。
最近總是這樣把持不住自己,對所有人發火,對所有人任性,對所有人放肆,對所有人都不在乎。
誰又在乎我呢?
我怎麽一點也看不出來呢?
沒有吃飯我就走了。我吃不出任何味道。

上課也沒有心情。上完第一節班主任的課就走了。
在操場上看男生們打球,生機勃勃。
坐在邊上跟朋友有一句没一句的開著玩笑。
現在的自己能讓別人笑笑真是件很好的事。
下課囘班時同學說班主任去查人數了,和朋友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逃掉。
我没法安靜地呆在某個地方,只要靜下來我就止不住地想他,於是恐慌。
我還是躲起來吧!我是那麽的擅長躲起來。

朋友們要去逛街,路上星星對我胳膊打了一拳,很疼,都擡不起來了。
於是我蹲下來,我想这是個能讓自己掉眼淚的理由。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變得如此脆弱。
現在有了個理由我該不該利用?
朋友都走過來問我怎麽了。她們很心疼的樣子。我就決定不用了。
我站起來對她們笑著說嚇唬嚇唬你們。

到城中城已經4點半了。4點45放學,我想要趕回去。也許能碰見他呢?
轉了5分鐘我就搭車回去了。在放學回家的十字路口我下了車,看見學校門口很多學生已經急急忙忙去趕車了。於是我就往傢走。我想他一會兒就會出現在我眼前叫我P孩兒了。

快走到我家大院門口時他出現了。我一直低頭走,我看見他時他已經離我有一段距離了。
他沒理我。
呵呵~意料之外。不知道自己是純還是蠢。


愛情。我永遠無法掌握,最終一一離去。

黨所有的花兒都褪色撲向死亡,怎樣的景色?何等悲壯?


[PR]
by deadmoya | 2006-02-10 18:37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