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   2006年 09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买到车票的那一刻我心里倍儿高兴.
都这么晚了还有火车,虽然是大半夜的,那我也认了.
可一上车我差点就晕了.那么多人!!
跟一群民工挤在过道里,那么巴掌大点儿的地方.
朋友倒是很开心,下车就能见男朋友了.
我要不是因为她死活要回来,都已经决定在学校过十一了.
不过回来也有好处.
吃饭的时候把菜汤儿滴鞋上了,不用我自己刷了.XD.
一路上蹲蹲站站,给来往上厕所的人让地方,时不时还给推餐车的人让个地方.
我觉得暑假减肥真减对了,真管用!
在学校时生病了,老毛病,嗓子发炎.
N天没抽烟,我刚有点骄傲来着,觉得自己能控制得住自己了.
在车上就忍不住了.= =||||
学校的生活也就那样,该上课上课,该睡觉睡觉.
比较郁闷的是我寝室里没一个学表演的.
我靠!表演班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每次排小品我都自己在一边儿坐着,好在每次都有人过来找我一起演.
排了俩小品,但一次台都没上.
第一回情节挺好,那剧本是我出的.他们听了也挺兴奋.
但是演员不行,那男的我看着实在是不舒服.
虽然是假的,演戏,但假装他女朋友我还真有点受不了.
彩排时挽了他胳膊两次,每次一送开我都想把我胳膊给剁了.
索性就没上.
第二次,前面老生先演,老师挨个儿评论.
她话忒多了,没演几个呢就下课了,也就这样了.

每天早上晨功都练绕口令,我琢磨着我这嘴皮子又得厉害了点儿.
就是没机会让我检验一下.
有一回上教授的课,她问我哪儿人.
我说济宁那边儿的.
她说那的人都是神仙,厉害.
我一时也没判断出她是贬义还是褒义.
她接着往下说,问我舌头好不好使.
我也没明白啥意思,就说挺好的啊.
她说她要是开个擀面杖厂都能发财.
明白了,她说我们那边人平舌卷舌不分.
这帮子人!
我改口说我邹城的.
这回换同学讨论了.
身边一男生问我是不是和XX冬一个学校的.
我说是.他说那他在学校是不是个流氓.
我OTZ.
看见了吗,人可不就是不能做坏事么!外地人都知道了.

虽然我觉得上课挺无聊的,但比起其他专业这已经很有趣了.

寝室里的人也都是老实的孩子,就喜欢个周杰伦和宋承宪.
到现在我也只和两个人说过话.
宝宝是学音乐的,很漂亮很会打扮的女孩子,也很温柔.
很可惜下个月她就不学了.
倩倩也是学音乐的,很老实的人,能和她认识是因为她装我老婆来着.
这事儿挺简单的.
一男的大言不惭,只见过我一面就说喜欢我.
我说你了解我么你就喜欢我.
他说我不了解你性格,但你的样子是我喜欢的类型.
一听我就乐了,还有这样的人?我长得是啥类型?
于是我告诉他,你也不用了解我性格了,我喜欢女人.
这话着实把他吓着了,但他还是给我打电话.
(他能知道我电话是因为我被朋友卖了,交友一定要慎重啊!)
没法儿了我就让倩倩假装我老婆了.
打那以后就没再找过我,但距离那天到现在也只有两天而已.
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唉...就是这样,我多了个老婆.
她个大胃王,每天以这个名义要我的苹果吃.T口T

我确实喜欢一女的.
看见她我的心情就畅快很多.
估计很多人也都喜欢她.
她叫欧阳靖.
时而天使,时而恶魔.
尤其喜欢她脖子上的纹身.
怎么能有这么shock的人!
看见她我就特坚定信心,以后谁也别想让我为他/她改变一点点.
谁也不可能.
看见靖我就这么个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
哈哈~~或许是我被shock到了.
再也不会像有些人那样甘愿做条狗,然后用爱来解释自己都知道无望的事情.
爱是什么,爱是两个人的事.
当你一个人爱的时候,你就是傻逼.
要随时懂得抽身而退,不做无聊的回忆.

奉上靖的美图.
我发的都是天使系列.
想看恶魔的自己找去吧.我怕发在这吓到无意闯进来的小朋友.
f0064347_01344100.jpg

f0064347_0144981.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29 00:15 | 二三事

鬧劇。
一場蹩腳無聊的鬧劇。
結束了解脫了。
明天將開始新的生活。
面對以後的生活我還是充滿希望與期待的。
聽説學校的伙食不好,但我想这並不是什麽問題,可以幫助我減肥嘛。
朋友一個個叮囑我要注意身體,不要太相信任何人,不要亂跑。。。
很感動,很感謝。
我會好好的,像我們傢芳同學一樣做堅強的奧特曼。
第一次聼人說她想把我放在身後保護。
心裏覺得安然。
也沒有多麽的不捨,又不是不回來了。
並且这是解脫,我期待已久的逃離。
我現在滿懷欣喜阿!XD
就是明天坐汽車去我有點惆悵,我暈車。=口=

十一靜同學來找我,我們一起去看漫展。
雖然社團这次没活動,但是應該可以看到許多美男和美女。
如果看到有lolita我一定要借一身衣服拍幾張照片。
華麗麗的小可愛。=V=

介紹部片子。
日本的《鬼傢怪談》。看了很喜歡。
有時間都看看。


送一張旭旭和我的大腳丫!
淺藍褲子是她的,深藍褲子是我的。
在網吧拍的,別人都以爲我倆瘋了。哈哈~
f0064347_192294.jpg


俄,其實我也没啥好說的了。
大家都要好好的。我就不挨個兒點名了。
我們要元氣起來,華麗起來!
干巴爹!
沒事兒就发信息騷擾我吧!
親。
[PR]
by deadmoya | 2006-09-24 23:29 | 二三事

下午跑了很多地方買了很多東西。
出去这一趟真的是很麻煩。
不知道是天冷還是路走多了,我的右腿疼得厲害。
習以爲常的疼痛,提醒我時刻保持清醒。
再疼痛也只能自己撫摸。
我已經很久沒有貼過膏藥了,如果撫摸不起作用,那麽我只有讓它疼著,我慢慢熬著。
需要一個擁抱,期待一個擁抱,沒有一個擁抱。
我很明瞭這個希望會落空,但我依舊希望著。

出去照了大頭貼,每一張都有我的笑臉。
我想把它們送人,只是不知道有誰想要。

時間基本確定了。
要麽星期六走,要麽星期一。
父親說不願意星期天用自己歇班的時間。
像是個頑固的孩子。
而我,卻有那麽一點點不捨。
捨不得我的房間,捨不得這個盛滿幸福的房間。
我曾那麽多次的逃離它,現在真的要走了,我卻捨不得。

姥姥來我傢給我送棉被。
說了很多話,說得最多的是讓我不要挂念他們,不要太想傢。
她說,你走了,一家人的心都跟著你走了。
於是我笑了。

白天出門前照了照片。
算是離開家之前的紀念吧。
請記得想我。一定記得。
f0064347_3223895.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22 03:24 | 二三事

首先我說我有很多很多想寫的。
昨天下午打扮一番出了門,和朋友們一起去唱歌。
也許,这是與留在學校的三個朋友今年最後一次見面吧。
有個老師也去了,就是去年給我過生日的那位。
和他一直算是朋友,只是在教室裏才劃清師生的關係。
暑假有答應他請他唱歌,这次錯過了或許就要等明年了。笑。
想起去年生日,還是这一群朋友,而現在少了一個。
我想那個時候我們誰也沒有想過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我不斷提醒自己要笑,要開心,要把所有幽默發揮出來,事實證明,我也真是做到了。
唱歌時總是被她們取笑,說我是純爺們兒。呵呵。。
我覺得還好啦,再怎麽說那首《倒帶》我唱得還是很好的。
除了这歌,我貌似就没唱過別的女人唱的歌。=口=
中途去廁所,那個地方很不公平。女厠只有一個,而男的就有仨。
我站在門口等了半天也進不去,而男士那邊一個人也沒有。
於是乎。。我親愛的女朋友們幫我看門我就進去了。=口=
(你們想鄙視的儘管來,我是不怕你們,早練出來了。)
說真的,我在外面站了10分鐘都没一個男人。
可我剛進去就聽見外面朋友們溫柔的聲音:不好意思啊,裏面有人,您等下再進去吧。
我OTZ。。这是爲什麽啊!
我出來時就没敢看那個男人的臉。T口T。
或許,我这輩子就這麽毀了。
回到房間,丫幾個長舌婦就傳了個遍兒。唉。。这人就是不能做壞事。
我爬在沙發上慾哭無淚,有人一直摸我頭給我雪中送炭的安慰。
然後我站起來,爺今天高興,这點兒小事兒就暫且不說了。
这時候小希在唱王心淩的《愛你》,於是我也扮了囘可愛。
兩只手放在頭頂作心狀,在大屏幕前轉悠了三圈兒。後面一排人笑得臉都快抽筋了,我一直没明白是爲什麽。
後來我也忘了是誰給我說的,我才知道我頭頂貼了兩條農夫山泉的標簽。
我還帶著那標簽溜達了半天。T口T人生污點!
最後,我還是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罪魁禍首---帥身上。
他爺爺的,是個醫生了不起了,給人病人拆綫拆一半就讓人回家,明天再來。
我說的这可是事實。有病有恙的可不能找这孩子。
嘿嘿。。我要斷你口粮。
其實都還挺開心的,就是最後讓我很煩。
時間快到了,小希唱了首《朋友》,我不大喜歡这歌,就點了《祝福》。
他媽的其他的KTV時間到了也會把最後那首歌完整放完,可昨天去的那地兒我唱著唱著就停了。
哎。。小小的遺憾。
大家閙夠了就去吃飯。
福聚德是睿的叔叔開的,便宜實惠且好吃。
八菜一湯,爲了“醋”和“羹”这倆字還閙了一會兒,我們的語文老師不會寫。
哈哈。。我爆料了阿。
起初大家都是在開玩笑,我也一直拼命想那幾個怎麽也想不起來的冷笑話。
没吃到一半芳就哭了。
說實話我没想到她那麽快就哭了,還問了句很白痴的話“到底是為什麽哭。”
她說因爲好朋友都快走了。
然後氣氛就降下來。
其實每個人心裏都有很多話,但就是説不出來。
翻來覆去就是説得出口的那幾句。
我半天没説話,其實什麽都没想,一直在聼身邊的人說。
突然想到澤的身體,她總是生病,於是我對她說要注意身體。
結果我立馬被一桌子人噓了。
確實,我長這麽大好像對誰也没說過這麽煽情的話,可我今天心裏這麽想到了就要說出來。
我見過她吃葯的樣子,大把的藥片,那時候我特別生氣,我不想再生氣了。
她去醫院僅僅是想驗個血,可到了那一查卻查出了很多病。
尤其是肺,然後我又說你少吸點煙。然後我又被噓了。NND~~
希坐在我旁邊,我有時會覺得我們是彼此的依靠。
記得8月我去濟南時坐錯了站,害她多等了我將近一個小時。
我找到她時,她臉上的淚還沒有擦干。
我給她擦眼淚,嘲笑她,有什麽好哭的。
她說怕我出事。
這一幕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感動,很難過。
那四天她時刻在我身邊。
曾掐滅我的煙頭,曾千方百計勸我吃飯,曾在深夜醒來摸我的眼睛看我有沒有睡,曾陪我挨餓,曾陪我抽煙,曾一起瘋狂到深夜,曾在午夜的路邊談心,曾不厭其煩的開解我,伴我渡過黑暗陰冷。
扯遠了。。=V=
呃。。芳的眼睛一直很紅,我把她叫到身邊坐下。
没敢抱她,我知道一抱她她肯定忍不住會哭,於是我握著她的手。
她很用力很用力地抓著我的手,我摸了摸她的頭。
我反復說一些話,說到最後自己都覺得囉嗦可還是不停地說,不說我就不安心。
後來她還是忍不住抱住我哭起來。
我盡可能的抱緊她讓她體會到我的在乎,然後告訴她,要記得我會想你。
她用力的點了頭。
而我沒有哭。
8點半澤就要回家了,我們大家都散了。
在飯店門口芳不多説話也不擡頭,就說要走了。
我知道她心中有太多不捨,於是站在她面前,她不看我。
我抱住她,她便哭出了聲音。
这是個痛快的夜晚,有眼淚何必要隱忍。
她只說了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就松開了。
後來她說她要做堅強的奧特曼。
散了之後我和其他4個朋友一起去了游泳館,那是個小廣場。
澤本來走了又回來了。她爸爸媽媽出去吃飯不在傢,呵呵。
她坐在我身邊,話不多,一直在聼我的囑咐。
說到剛才吃飯時說的那句注意身體。
她說剛才聼我說那句話她很想哭,眼淚就在眼眶裏但是忍住了。
然後我說我很想抱抱芳。她发短信告訴我,雖然她没我堅強卻一直想把我放在身後保護。
澤在走之後也发短信告訴我,一聲朋友你會懂。
我覺得我很幸福。

这是個十分愉快不捨的夜晚。
我很囉嗦的說了這麽多,因爲我一定要記下來。
這些都是我親愛的,我深愛著這些可愛的女孩子們。
有人說會永遠留在我身邊,最後卻離開了。
她們不曾說過永遠,卻一直陪伴在我身邊。
这是個短暫的離別,我們在城市的不同地點,但總有紅綫牽住我們的手。
我們彼此想念。不離不棄。
說好了,過年要一起放煙花打雪仗的。
每當雪花飄落的時候,你們都會想起我吧。
我始終是這樣認爲的。


下面这首是順子的《dear friend》 。我想沒有比这首歌更適合放上來的了。

dear friend
[PR]
by deadmoya | 2006-09-17 16:49 | 二三事

已經確定下來,18號星期一就離開了。
後天,我們會舉行一場狂歡。
我想都會流淚的吧。
我們大家都會熱鬧地流淚吧。
澤在我和小希收拾東西的那天就已經忍不住掉淚了。
她說她明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但真遇到這種事不難過都不行。
我說要學著長大啦。然後伸出手想要為她擦眼淚,可她跑掉了。
親愛的澤,你是幸福的。
你可以與我們告別,有我們為你擦干眼淚。
而有些人離開,卻是無處告別。
有些人走得匆忙,來不及說一聲再見,就已消失在人海裏。

我已不再像前些天那般惆悵。
我想這個地方還是有人會在某個角落想念我。
想念我的笑容,想念我説的話,想念我抽煙的樣子。
然後也會笑起來,順便點上一支煙。
不管你是誰,都是我親愛的。
如果你告訴我你想我,我會給你一個擁抱。

我們終究是要離開的。
这是最好的結局。
但是,是不是我們不說再見,就真的再也不見?
f0064347_20431666.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14 20:43 | 二三事

我就一個操!
有些事大家心裏明白也就算了,我是真不願意說。
可你这逼裝得也忒不像了,不說幾句我真覺得對不起你。
你他媽以爲你學表演的呢!
你爹你媽生你養你也不容易,也天真的希望你是個善良的好孩子。
可你現在这熊樣兒是不是也太傷他們心了。
你他媽有原因有苦衷,我理解你誰理解我啊!
可惜我也不怎麽理解你,没吃過豬肉也没見過豬跑的人这年頭兒真是不多了。
你可真夠新鮮的。
在我面前你有話直説就完了,虛僞個什麽勁兒啊!
現在讓別人告訴我真相,真是好笑。我他媽笑得臉都快抽筋了。操你大爺的。
你腆著臉說那些屁話的時候也没害怕哪天陰天下來個雷生劈了你。
也没見你一不留神就把你那三寸不爛之舌咬下來吞進去。
我只能說这世界真他媽不公平。
我現在是真不愛搭理你個小逼雜種操的。
咱不是一路人你早就該發現了吧。
我是找不著詞兒了,我是真不想跟你一起說是“咱”。
要是以前就看出來你这本質,我早拿鞋底掄你仨大嘴巴了。
真他媽給你臉了!
我也不想揭穿你,更不想看你跟我面前兒巴巴的掉眼淚。
人就活这一輩子你就少叽巴裝點兒吧你累不累啊。
我看著都替你累,真該給你发個錦旗獎勵獎勵你这敬業程度。
你不學表演真是浪費了,祖國又少了個能進軍奧斯卡的苗子。
現在娛樂圈裏那些所謂的百變明星跟你比起來算個屁。


就這麽著吧。
我也懶得為你打那麽多字兒。
最後,傻逼,我是真想呼你丫内逼臉!
[PR]
by deadmoya | 2006-09-12 00:20 | 二三事

我們夜夜笙歌起舞不止。
舞到涅磐亦不停息。
黑暗的房間裏我們比外面喧囂的世界更喧囂。
我們只是會搖動的機器。
沒有回憶。沒有過去。
沒有悲傷。沒有想念。

來。跟我來。
我們一起舞蹈。
f0064347_14555159.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11 14:56 | 糾結

天氣變冷,氣溫驟降。
每日每日我一人騎著新的車子來回于这條我始終深愛的街。
偶爾想起某一段的快樂,會不自覺地微笑。
隨後覺得自己這樣笑起來很奇怪,便馬上收斂。
新的車子還有些不適應,它對我來説十分陌生。
我想念曾經那輛藍色的小車。
它曾陪我走過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曾見證那些幸福。
然後它離開我,它深知那些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你說你這樣離開我,要不要我原諒你呢。
你會不會記得想念我。
如果你在經歷另一段幸福,那麽你就忘了我。
但是我會想念你。

我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離開。
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初就走了。
學特長,對未來算是多了个機會吧。
暑假時培兄說他介紹我去做平模。
我笑了,對於这方面我似乎一直沒有信心。
而現在想想,其實也没什麽不行的,我也不比別人差。
爲何不驕傲的活。
做了決定后,隨即而來的悲傷讓我措手不及。
我本想和一堆人道別。大家擁抱,流淚,依依不捨。
可我想了一遍又一遍,沒有人可以道別。
沒有人與我道別。
我甚至聼不到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得不到一個寒風裏讓我心中溫暖的擁抱。
而我,也只能微笑。
這樣也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城市,誰都不會在意。

剛度過一個最溫暖的冬天,即將到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寒冷。
我已學會自己讓雙手變暖,嘴角還是會輕輕上揚,閉上眼睛開始想象。
春天還是會來的。
親愛的我知道你會在陽光充沛的日子來看我。

最近喜歡的話。
我喜歡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讀它。
萬里孤雲,千里飄雪,清漸遊遠,浮萍妖娆。
搖曳碧玉斜樓上,牡丹花香飄滿城,夜狂飲,問醉里誰扶?


f0064347_0455977.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09 00:27 | 糾結

接連三天的夢境讓我開始產生懷疑。
白天與黑夜,置身于不同的世界。
到底哪一個最真實。

我喜歡夜晚的那個自己。
那個世界有我想要的一切。
對於白天的所有奢求都垂手可得。
而白天我們只能隱忍。
誰比誰更清醒。
誰比誰更殘酷。
誰對誰走馬觀花。
誰在誰的故事裏哈欠連天。

沒有任何事情和心情可寫。
唯獨我的夢。

小小的更新。
[PR]
by deadmoya | 2006-09-07 15:11 | 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