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   2006年 10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關於魔羯。

朋友傳來一篇關於魔羯的文章。
看了之後心裏的感觸太多太多。
能說出來的只有兩個字:絕了。
很長,如果願意了解魔羯,請認真看。



魔羯,也称山羊座,但相较于这个平庸的称谓,魔羯其实才更能贴切的表达这个星座生人的个性。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魔”这个字的解释都是关乎一种神秘诡异、强大凶猛的邪恶力量;而翻开手边的新华字典,羯的解释却是这样的:公羊,特指被阉割过的。众所周知,不管怎样好斗的动物,被阉割过也是温驯的,而这种温驯表现得又是那么充满压抑。这便是魔羯,众人眼中的灰色人群。
几乎在所有星座的文章里,魔羯似乎都是个老谋深算杀人不用刀,又木头一样的角色,这让任何其他星座看到后都难免心中产生一种反感情绪,尽管也有描述他们重情重义的只字片语,但仍旧是瑜不掩瑕。然而让人惊讶的是,不管魔羯看到那些评价他们如何阴险恶毒的帖子之后是多么无动于衷或者气愤地表情,其实在他们的心中倒是有几分窃喜,虽说他们了解自己完全不是那种人,但隐隐的下意识里他又强烈的渴望着有那么一天自己就是扮演着这种魔教大教主的狠角色,同时他们还深深的自信着,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完全能随时成为这样邪恶又充满力量的角色。这自信让他有点洋洋自得。这时的摩羯会对这些基近人身攻击的评论带着几分轻蔑的意味在心中一笑,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微微发狠。可是关上电脑走出房门看见一卖水果的,他又突然想起今天要见的某某(这个是他喜欢或爱的同性或异性)说过喜欢吃水果来着,于是开始撅着屁股开始买水果:专挑最好的最新鲜的,价钱都不问。


摩羯座是一个由极端混合而成的矛盾体,从来不曾有哪一个星座还曾像他们一样痛苦的在成为一个好人还是坏人的思虑中那么频繁而且痛苦的挣扎,他们一方面热切的希望自己能化作和煦的春光复舒万物,一方面又会疯狂的期盼自己能变作三尺寒冰冻结天地。可对于这个冬季出生的人群来说,对温暖的追求又是那么执著,所以到了最后,他总是又跳跃回去,积极地培育自己的春光一样的明媚品质了,成为一个好人带给他们的快感似乎更容易让他们就觉得陶醉。相对于他们自身的感受而言,他们并不愿陷在任何负面的阴暗情绪里。但同时又觉得做个坏人也没什么不好。一般来讲,孩童时期,他们是最乖巧惹人疼的乖宝宝,而年轻的魔羯总是容易显得孤僻不合群,年纪越大的魔羯在社会上越如鱼得水,老了之后,他们往往会成为难得的和蔼又宽容的代表(尽管这宽容和和蔼来的那么像扑面而来的皇权的体贴,让人面对时虽然觉得温暖却不敢靠近放肆。)虽然他们终身致力于中庸的调和,又向往任何明媚的气质,但这种根深蒂固的极端总是很容易失去控制,让他们在社会中莫名的感到落落寡欢。很多星座文章上形容天蝎的感觉很像极端二字,而对于魔羯的描述就和这两个字完全贴不上边。他们往往只重视星座的外在体现,却很少考虑根源。天蝎的极端,是稳固的状态,要么很爱要么很恨。而魔羯的极端,却是矛盾的状态,很爱很恨,总在两端不停跳跃,找不到中间平衡态,所以魔羯座对自己的情绪也会有困惑,于是他们就在这种激烈撞击的心理状态下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漠然,不然他是没有办法思考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自己到底站在哪一边?”就在这种冷漠的伪装中,魔羯正在反反复复整理自己的各种相互矛盾的情绪和想法,而这就成了世人眼中的深思熟虑吧。想必魔羯在有的时候会羡慕天蝎和天平:一个的爱恨有方向(非爱即恨),一个的爱恨是完全调和的(没有最最爱也没有最最恨)。
你要让身边的魔羯去分析一个人的优缺点,如果他想说,那么你会发现这个人的无论优点还是缺点都统统无所遁形,你发现他可能分析到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也用上了自己的第六感。你会一边赞叹魔羯的惊人的分析别人能力,一边又暗暗出冷汗,觉得魔羯竟然这么分析别人?!真是有点老谋深算的感觉。如果他不想说,你就会发现他好像对任何人都好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如果他心情亢奋,你也许又会看到另外两个形象:也许对其非常刻薄,也许对其非常赞许。但大多数情况下,你看到的只是个傻乎乎的魔羯,对你的问题愣愣的,有着各种胡言乱语。这是因为魔羯真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星座,他能够通过一件小事看透一个人,也十分了解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适合社会的,同时,魔羯又是一个极其爱自我怀疑的星座,他清楚自己的阴暗气质,所以往往不敢完全肯定自己的分析,当别人流露出美好气质的时候,他会立刻丢弃自己的关于别人缺点的分析,所以说起来,魔羯其实很容易上当受骗,也很容易受伤害。可是,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天生的敏感,倒也很容易察觉到自己被骗了,这时他们极端的性格再次发挥作用:当他们看到别人表现出好的一面时,对别人的信任是绝对的,不参杂的;而当他们发现,即使是一件为不足道的小事上的欺骗,他们就绝不会再信任了。


很少有人和别人交往是从绝对的信任开始,可是魔羯是。这听起来真不像是天天把人性分析得那么透彻的魔羯所为,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魔羯总是很轻易的就把一个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陌生人定义为好人,别人说什么他都信会信以为真。而且他们一旦对别人建立良好的印象就很难消除。非常容易被感动,最有报恩的冲动:你要是毫无条件的帮他一回,他可能表面不动生色,却暗暗想把你一辈子都包揽照顾起来。(很多人都说魔羯的人不爱揽闲事,最怕别人找他们帮忙。这说的太对了,但决不是因为魔羯自私,而是他们总是把自己的责任看得太重,一旦帮了忙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做得尽善尽美,不能容忍别人有一点不满意。所以尽管求他们办事很难,可一旦答应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这仿佛是个从桃源来的圣人。可他并不是。他只不过习惯了自我伤害罢了!事事走极端的性格是他的致命伤,他们至少要活到50岁往上才学会“和别人的交往要从怀疑到信任,不要太追求绝对。”这句话的一星半点,而且只是偶尔拿出来用用。虽然这句话他们只有十岁大的时候就拿出来时常告诫别人。他们的信任来的太干脆,他们的爱来的太纯粹,他们的付出来的太珍贵。正因为此,他们的目光就开始格外的敏锐审慎了。一件小事的背叛和欺骗都逃不过那双炯炯的法眼,他们看在眼里,感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失望和打击和震惊,对所有的人性都批判了一遍。明明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件,可他们却在自己的心里狠狠的插上一刀。他们什么也不会说出来,却开始怀疑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但是,他又那么容易原谅,是真正的那种原谅,所有的伤害就像忘记了一样。接着,再一件事,再在自己心里狠狠插上一刀,再原谅。他们一旦决定付出情感,总是太汹涌澎湃了,通常是易放难收。然而,再接着,一件事又一件事,一刀又一刀…(至于他到底能承受多少次伤害,就要看你们的感情已经培养了多久,有多么深厚了)终于有一次,他的所有伤口一起崩裂,他的所有关于伤害的记忆都突然复活了——而在此之前他对你的付出是不打折扣的,虽然他总是对你陷在又爱又恨的矛盾中——他对你就一下子一点感情也没有了,即使不是决裂也只剩应付而已,彻底的冷漠速冻了他的心。他感到屈辱,被利用被愚弄被欺骗了,之后所有的情绪都将不复存在,你们曾经的感情烟消雾散,他想起你就觉得厌倦。很多和摩羯最终达到这种状态的人往往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事情他都忍受了也没说,偏偏最后再一件小事上突然如此绝情呢?魔羯不会告诉你他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骆驼,他很可能在最后很沉默,因为他不再觉得有说任何话的意义了,决定的事情没有更改的余地,根本没有向一个和他在没有关系的人解释的必要。不要伤害魔羯,这是我的忠告。他们经不起一点点地欺骗背叛,如果你能对他坦诚,付出真心,他能把灵魂交给你保管,刀山火海无所畏惧,绝对是最值得相交的朋友。说魔羯冷漠自私实际,等等等等的人请你回忆一下,不要放过一点细枝末节,你对魔羯冷漠过自私过实际过吗?你只要动过这个念头,就不要再抱怨了,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表情早已让他们看的清清楚楚了。他们早已在内心把你这个没想真心对待他的人给否决掉了。你不配让他们付出百分之百的情感。而把感情分成份儿,他从来不会。所以魔羯可能会变得世故,却一辈子也无法圆滑。
(魔羯会报复吗?很少吧,尽管他时常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但却很少真正记在心上。除非你真的冲破了他的底线,否则很难激起他主动报复你的欲望,更多地时候,他们只是在消极对抗,对所有关于你的事情都变得无动于衷,袖手旁观罢了。但是——倘若他真地决定了要报复你,不得不替你惋惜,上天入地都将如影随形,他默默寻觅你的致命伤,不吝与任何手段已达目的。如果你还安好,只不过是他还不确定能将你一棒子打死,正在等待时机,积聚力量。这个悲观的星座总是会向后远观800年,深信冤冤相报何时了,所以他只要能忽略就统统忽略,而他一旦出手开始报复,就将势必斩草除根,除恶务尽了,绝不给你东山再起的再去报复他的机会。那么他的底线在哪里?一般埋得很深,一万米以下吧。因为他总是幻想自己是作一个心怀善意地好人。所以说体验过的人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
…………他们是如此单纯又是如此工于心计,他们是如此无私又是如此自我,他们是如此向往光明又是如此沉溺于黑暗,他们是如此自信又是如此自卑,他们是如此慷慨大方又是如此悭吝小气,他们是如此敏感细致又是如此麻木迟钝,他们是如此热情如火又是如此冷若冰霜,他们是如此崇拜权力又是如此蔑视权威,他们是如此墨守陈规又是如此渴求自由,他们是如此追逐功成名就又是如此淡泊名利,他们是如此绝对信任又是如此多疑,他们是如此一诺千金又是如此翻然毁约,他们是如此浪漫温柔又是如此不解风情,他们是如此瞬息万变又是如此一层不变。他们的星座是魔羯。
魔羯没有中间态。终其一生忍受内心各种相互矛盾的极端之间的冲突,无法清楚、绝对的表达自己是他们的宿命。到底是正还是邪?是善还是恶?他注定了感受误解、孤独、摇摆和困惑。他注定了越来越沉默。每一个泪水滑落的瞬间,是他们在轻轻和自己拥抱。他像追日的夸父,穷毕生之力寻找一个可以用尽他们所有的善而或所有的恶的人,让人性能够不再选择中挣扎,可是终将至死无果。
然而,我想,当走向人生的尽头,魔羯回首的那刻一定是在微笑着:所有的善恶都是我,我的良心一路而来依旧清澈鲜活。我是魔羯,你无须懂。
[PR]
by deadmoya | 2006-10-31 00:26 | 二三事

開始質疑是否我的世界只有愛情佔據重要位置。
沒有愛情的現在我已然沒有了想要書寫的欲望。

其實想要記下來的事情很多,但是都不足以激起内心的悸動。
在濟南唯一一次想要流淚是快走的時候。
下了晚自習欣欣把我攔在門外不許進宿舍。
20分鐘后倩倩蒙著我的眼睛進去,鬆開手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蛋糕。
只有兩個字:快樂。
一半奶油一半巧克力。
欣說她只想讓我快樂,過去的黑暗都過去了,今後一定要好好的。
於是眼淚湧了上來,我努力的忍。
那晚我們玩得很開心,也是那一個月以來吃得最好的一次。
習慣了每晚11點熄燈后開始聊天,聼那些可愛的女孩們輕輕叫我雪雪。
現在每天睡著前望著天花板縂有想要説話的欲望。
十月的生活,我很累,但是很快樂。

太多人自以爲知道我的傷口,太多人給與我無謂的同情。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於是他們覺得我堅不可摧。
那些東西我真的不需要,我的堅強超乎你們的想象。

我的思緒老是被打斷。
短信不停的发來。
我關心的人她心情不好,於是我耐心的勸。
有太多人學不會一個人生活,忍受不了寂寞。
我為自己的性格覺得寬慰。
我遺忘的速度也超出了自己想象,原來我這樣麻木。
曾經我一再對朋友說,如果有人離我而去我不會不捨,因爲不值得。
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會離開我的。
於是我一直一直堅持這麽做。在乎我的人也一直一直守在身邊。
不離不棄。

不知爲何我變得容易感動。
也不知爲何我又變得麻木。
兩者似乎矛盾,但是事實。
或許我們都是如此吧。
一面醉生夢死,一面清醒理智。

這裡的天氣確實冷了。
我的手整日整日涼著,卻也不用別人來暖。
一個人哈著氣亦覺得快樂。

實在無法繼續了,思緒亂到不行。
或許我沉默許多,但我有去看你們。
你們要記得。
[PR]
by deadmoya | 2006-10-30 00:30 | 糾結

原來真的沒有可以相信的人。
就連最親最愛的人也會騙你。

我終于可以坦然的走了。
再也無需去想你那張我已經看不清的臉。
那些搖擺和背叛都是可以理解的。
不能原諒的是欺騙。
現如今剩下的恨,一丁點也不會帶走。
它們會污染了我今後的生活。
至於我的以前,都乾淨得很。
隨便別人怎樣想怎樣說。

我們的交往僅限於这兩年多。
以後的生活,我們不會再有任何交集。

2點50的車,老子又要走了。
仲秋也過不了了,这是第一次不在傢過仲秋。
估計那天我肯定很想傢。
不過有朋友說好了那天過去給我送好吃的。
而且我們班裏會開party。大家一起high!
彌補一下我心裏小小的創傷啦。
这兩天在家裏胡吃海喝,管他長不長肉呢,因爲到了學校就什麽都吃不到了。
我還是會瘦下來的。

昨天跟朋友在外面坐著聊天到一點多。
夜裏的空氣讓人變得清醒豁然。
就是太冷了,我一直跟那哆嗦。
但是心裏很開心。我們很平靜的聊著這樣那樣的話題。
還收到一份小禮物。心裏覺得滿足。

很想感謝那些對我好的人,可我知道他們都不需要。
我們就給與彼此慰藉,相互取暖。
不離不棄。

各位親愛,萬福安康。
我們會在下一個飄雪的日子再次相見。
[PR]
by deadmoya | 2006-10-02 14:37 | 二三事

還是給自己留下了太多的綫索。
形成的捆綁怎樣掙扎也逃脫不了。
於是軟弱的停止一切動作,閉上眼睛。
有些話語在耳邊縈繞,有些文字在眼前旋轉。
隨之而來的便是排山倒海的憂傷。
神色淡定,遮掩心裏的山搖地動。
幾多適量,始終不忍割斷那些繁瑣的繩綫。
在判決死刑的時候喊了停。
以爲扔在一邊便平安無事,它們只是潛伏。
在你將要遺忘的時候提醒你。
要忘記,記得要忘記。
記得忘記。忘記。記得。記得。忘記。記得。

我們都帶著面具上演一出出精彩或蹩腳的木偶劇。
那些華麗張揚、色彩斑斕千變萬化的面具精致昂貴。
是每個人精心製作的僞裝,耗費心力。
我們帶著它翩翩起舞,穿梭來回。
結束一段又一段的圓舞曲。
木偶始終要被繩綫控制,掙脫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都懦弱,我們都不忍。
面具華麗的背面骯髒潰爛,與原本單純稚嫩的臉帖服。
逐漸粘貼在臉上,變得厚重,無法卸下。

親愛,我找不到你。到底哪個是你。
你的千變萬化讓我恐懼不安,我找不到你。
小女孩聲音輕柔,她找不到心上人,卻也無人問津。
燈光詭異絢麗的舞場中央,她就那樣站著,旋轉著尋找。
最終,她累了,她哭了。
眼淚滴下來,灼傷了潰爛的皮膚。
疼痛。
她尖叫著,捧著自己也已經不認識的臉。
倒在一群微笑著的木偶中央。

f0064347_0455466.jpg

[PR]
by deadmoya | 2006-10-01 00:46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