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   2007年 01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在濟南很開心。
第一天晚上和一大群朋友在東方之韻。
第二天又在糖果。
簡直要瘋掉了。比較遺憾沒有去灰姑娘。
but,來日方長。XD
放幾張照片。

在東方之韻大門口。假的聖誕老人,聖誕樹,雪地,禮物。讓人眼前一亮。



12點時有自助餐。我們一房間的人全部出動。照片裏是我的成果。
炒麵,米綫,米飯,水果沙拉,米飯丸子,壽司,小麵包。外加一盒白將。




这是兩個男人的成果。只照了兩托盤,其實一共有6盤。= =



逛街時在一家雜貨店裏看到的貴賓。真是太可愛了。我一高興還買了雙襪子。





一起來開心吧!

安康。
[PR]
by deadmoya | 2007-01-21 22:22 | 糾結

太多虛僞,太多小騙子,分不清什麽是真實.
你們又何時真正了解過我呢.
把自己関在衛生間一個小時抽掉11根煙后豁然開朗.
何必計較那麽多呢,大家就圖個樂子.
娛樂過後無需記得誰.
凡事都有兩面.这是我最喜歡最信奉的話.
是在謝霆鋒的歌裏聼到的,於是喜歡得不得了.
很多熱愛VR,尤其是喜愛GLAY的人不喜歡他.
可是我喜歡.
當年他年少輕狂放蕩不羈的時候,我覺得他很個性.
現在他認真工作平和近人的時候,我覺得他長大了.
一個人,你看著他從不懂事慢慢變得成熟的時候,你會為他高興,並且改變曾經的看法.
說我僞飯也好,什麽都好.我都承認.
我確實是僞飯.我沒有多麽熱愛GLAY,我只喜歡hisashi.即使是對hisashi,我也沒有從一而終.
見一個愛一個,这就是我吧.
對於他,也只是在電腦裏存了幾千張照片,每個星期去他的電臺看看,下載他們的PV.在QQ空間裏的偶像栏裏寫了他的名字.
没別的了.
對誰真誠過呢?
98年的時候喜愛張佑赫.
心情高興或者不高興的時候喜歡對著貼在牆壁上的他的海報講話,然後滿心安慰的笑.
我想他是愛我的,因爲他說他愛他的歌迷.
JTL的百萬工程我出過力.其實算不上什麽,只是120塊錢的一張CD.現在也早已放在抽屜裏許久未去碰過它.
看著他現在一張一張的出專輯,更多的人喜歡他為他癡狂,我是真心為他高興.
張佑赫.那就是我的王.
永遠見不到觸摸不到,高高在上的王.
以前總是把愛情看得很重,現在看來不算什麽.
这也得是被傷害過後才能明白.
最初開始愛的人總是害怕失去想把對方抓的太緊,然後適得其反.
人總是要被傷害了才能長大,这一點,我和我身邊的朋友深有體會.
我們不曾怨恨這些傷害,只是感謝,還有丁點懷念.
曾在某個天空微亮的淩晨時分,我和好友靠在一起唱"以爲還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遙遠".
然後相視而笑.那時心裏純淨得沒有一絲污染.
前天看洪晃寫的《大女人和小女人》.(具體名字忘記了,文章是講述这兩种女人的長短處).
以前的自己一直都是典型的大女人.個性剛烈,爭強好勝,不懂討好,脾氣暴躁.
06年的暑假經歷一場災難然後逐漸轉變性格.
柔軟溫和許多,圓滑自私許多,妖嬈曖昧些許.
懂得最愛的永遠是自己,可以相信的永遠是自己,不會背棄的也永遠是自己.
於是開始努力向上的生活,更加嚮往自由.
每個朋友都知道我喜歡北漂的生活,即使艱苦但是自由.或許骨子裏注定流離.
走的太久總是會累,但至少不是現在.
偶爾幻想坐在酒吧迷幻的燈光下悠然歌唱的場景,心中歡喜.
也許也許,會在那時邂逅一個男人,迎接一場愛情.
我想我會很認真的問自己,還可不可以再愛一次.
那是多遠的遠方呢?
請相信,我在向著幸福生活.
这並非開始,也絕非結束.

我想寫點什麽,可是具體要寫什麽我也不清楚.
思緒很多,很亂.
想哪寫哪.就這樣.

會考四門挂掉.明天後天都要補考.
很久没進過教室没動過筆,这次能不能過我也沒有把握.
已然不再在乎.
十八號會去濟南購物.
那裏有我喜歡的KTV,cinderella,和永和豆漿.
我想又會是十分愉快的小小旅行,且收穫豐厚.

安康萬福.
[PR]
by deadmoya | 2007-01-11 22:18 | 糾結

二零零七。安康萬福。

2005.12.31。
我陰曆的生日。
我的朋友們圍在身邊為我慶祝。
2006.12.31。
我的朋友沒有一個在身邊。
有的在外地,有的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和別的朋友狂歡,有的已完全陌生。
我坐在KTV的黑暗角落唱信樂團的《天高地厚》。
“不管世界盡頭多寂寞,你的身邊一定有我”。
親愛的,你可曾記得我們的約定?
可曾記得我們給與彼此的微笑?
可曾記得你為我擔心時感覺?
可曾記得你想起我時嘴角挂起來的笑?
可曾記得我們曾經幸福過?
可曾記得有我在身邊陪伴的坎坷?
可你們怎可以離我如此遙遠?

2006。教我如何成長,如何去愛,如何珍惜,如何堅強。
太多我想要記得的事,太多我想要忘記的事。
太多需要記得的事,太多不捨忘記的事。
我不說,可我都記得。
沒有怨恨,沒有痛苦,沒有眼淚,沒有悲哀。
只有想念。
我還可以繼續陪伴的朋友,我相信有我在你們的臉上縂會有笑容。
我再也無法陪伴的朋友,若忘記我你會快樂,那麽忘記我。快樂。
我一直站在你們的不遠處,如果疲憊時想起我,請轉身喚我姓名。
還有那些我相隔萬里的親愛。我們不離不棄的2006過去,還有2007將其延續。
我的夜,我的點,我的泡,我的蘋果,我的kaya,我的Ryouko,我的粽子,我的草。
我們都曾經許諾,要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微笑相擁。

2006的最後一天。
一張乾淨白皙的臉,與我記憶中至為想念的格外相像。
我不敢去看,怕自己恍惚回到過去。
那年的五月陽光,綠色上衣,白色綳帶,藍色仔褲。
再也回不去,也不再出現。
他與我喝酒,禮貌性的對白。
我也不像往日那般推辭,倒上便喝完。
放下酒杯微笑,我的心是愉快的。
如果那是你,我該如何應對。
能否讓我再看一次你的臉。

呐。
07年。要幸福。
安康。
[PR]
by deadmoya | 2007-01-01 01:01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