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ouls


by deadmoya

下午跑了很多地方買了很多東西。
出去这一趟真的是很麻煩。
不知道是天冷還是路走多了,我的右腿疼得厲害。
習以爲常的疼痛,提醒我時刻保持清醒。
再疼痛也只能自己撫摸。
我已經很久沒有貼過膏藥了,如果撫摸不起作用,那麽我只有讓它疼著,我慢慢熬著。
需要一個擁抱,期待一個擁抱,沒有一個擁抱。
我很明瞭這個希望會落空,但我依舊希望著。

出去照了大頭貼,每一張都有我的笑臉。
我想把它們送人,只是不知道有誰想要。

時間基本確定了。
要麽星期六走,要麽星期一。
父親說不願意星期天用自己歇班的時間。
像是個頑固的孩子。
而我,卻有那麽一點點不捨。
捨不得我的房間,捨不得這個盛滿幸福的房間。
我曾那麽多次的逃離它,現在真的要走了,我卻捨不得。

姥姥來我傢給我送棉被。
說了很多話,說得最多的是讓我不要挂念他們,不要太想傢。
她說,你走了,一家人的心都跟著你走了。
於是我笑了。

白天出門前照了照片。
算是離開家之前的紀念吧。
請記得想我。一定記得。
f0064347_3223895.jpg

[PR]
# by deadmoya | 2006-09-22 03:24 | 二三事

首先我說我有很多很多想寫的。
昨天下午打扮一番出了門,和朋友們一起去唱歌。
也許,这是與留在學校的三個朋友今年最後一次見面吧。
有個老師也去了,就是去年給我過生日的那位。
和他一直算是朋友,只是在教室裏才劃清師生的關係。
暑假有答應他請他唱歌,这次錯過了或許就要等明年了。笑。
想起去年生日,還是这一群朋友,而現在少了一個。
我想那個時候我們誰也沒有想過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我不斷提醒自己要笑,要開心,要把所有幽默發揮出來,事實證明,我也真是做到了。
唱歌時總是被她們取笑,說我是純爺們兒。呵呵。。
我覺得還好啦,再怎麽說那首《倒帶》我唱得還是很好的。
除了这歌,我貌似就没唱過別的女人唱的歌。=口=
中途去廁所,那個地方很不公平。女厠只有一個,而男的就有仨。
我站在門口等了半天也進不去,而男士那邊一個人也沒有。
於是乎。。我親愛的女朋友們幫我看門我就進去了。=口=
(你們想鄙視的儘管來,我是不怕你們,早練出來了。)
說真的,我在外面站了10分鐘都没一個男人。
可我剛進去就聽見外面朋友們溫柔的聲音:不好意思啊,裏面有人,您等下再進去吧。
我OTZ。。这是爲什麽啊!
我出來時就没敢看那個男人的臉。T口T。
或許,我这輩子就這麽毀了。
回到房間,丫幾個長舌婦就傳了個遍兒。唉。。这人就是不能做壞事。
我爬在沙發上慾哭無淚,有人一直摸我頭給我雪中送炭的安慰。
然後我站起來,爺今天高興,这點兒小事兒就暫且不說了。
这時候小希在唱王心淩的《愛你》,於是我也扮了囘可愛。
兩只手放在頭頂作心狀,在大屏幕前轉悠了三圈兒。後面一排人笑得臉都快抽筋了,我一直没明白是爲什麽。
後來我也忘了是誰給我說的,我才知道我頭頂貼了兩條農夫山泉的標簽。
我還帶著那標簽溜達了半天。T口T人生污點!
最後,我還是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罪魁禍首---帥身上。
他爺爺的,是個醫生了不起了,給人病人拆綫拆一半就讓人回家,明天再來。
我說的这可是事實。有病有恙的可不能找这孩子。
嘿嘿。。我要斷你口粮。
其實都還挺開心的,就是最後讓我很煩。
時間快到了,小希唱了首《朋友》,我不大喜歡这歌,就點了《祝福》。
他媽的其他的KTV時間到了也會把最後那首歌完整放完,可昨天去的那地兒我唱著唱著就停了。
哎。。小小的遺憾。
大家閙夠了就去吃飯。
福聚德是睿的叔叔開的,便宜實惠且好吃。
八菜一湯,爲了“醋”和“羹”这倆字還閙了一會兒,我們的語文老師不會寫。
哈哈。。我爆料了阿。
起初大家都是在開玩笑,我也一直拼命想那幾個怎麽也想不起來的冷笑話。
没吃到一半芳就哭了。
說實話我没想到她那麽快就哭了,還問了句很白痴的話“到底是為什麽哭。”
她說因爲好朋友都快走了。
然後氣氛就降下來。
其實每個人心裏都有很多話,但就是説不出來。
翻來覆去就是説得出口的那幾句。
我半天没説話,其實什麽都没想,一直在聼身邊的人說。
突然想到澤的身體,她總是生病,於是我對她說要注意身體。
結果我立馬被一桌子人噓了。
確實,我長這麽大好像對誰也没說過這麽煽情的話,可我今天心裏這麽想到了就要說出來。
我見過她吃葯的樣子,大把的藥片,那時候我特別生氣,我不想再生氣了。
她去醫院僅僅是想驗個血,可到了那一查卻查出了很多病。
尤其是肺,然後我又說你少吸點煙。然後我又被噓了。NND~~
希坐在我旁邊,我有時會覺得我們是彼此的依靠。
記得8月我去濟南時坐錯了站,害她多等了我將近一個小時。
我找到她時,她臉上的淚還沒有擦干。
我給她擦眼淚,嘲笑她,有什麽好哭的。
她說怕我出事。
這一幕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感動,很難過。
那四天她時刻在我身邊。
曾掐滅我的煙頭,曾千方百計勸我吃飯,曾在深夜醒來摸我的眼睛看我有沒有睡,曾陪我挨餓,曾陪我抽煙,曾一起瘋狂到深夜,曾在午夜的路邊談心,曾不厭其煩的開解我,伴我渡過黑暗陰冷。
扯遠了。。=V=
呃。。芳的眼睛一直很紅,我把她叫到身邊坐下。
没敢抱她,我知道一抱她她肯定忍不住會哭,於是我握著她的手。
她很用力很用力地抓著我的手,我摸了摸她的頭。
我反復說一些話,說到最後自己都覺得囉嗦可還是不停地說,不說我就不安心。
後來她還是忍不住抱住我哭起來。
我盡可能的抱緊她讓她體會到我的在乎,然後告訴她,要記得我會想你。
她用力的點了頭。
而我沒有哭。
8點半澤就要回家了,我們大家都散了。
在飯店門口芳不多説話也不擡頭,就說要走了。
我知道她心中有太多不捨,於是站在她面前,她不看我。
我抱住她,她便哭出了聲音。
这是個痛快的夜晚,有眼淚何必要隱忍。
她只說了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就松開了。
後來她說她要做堅強的奧特曼。
散了之後我和其他4個朋友一起去了游泳館,那是個小廣場。
澤本來走了又回來了。她爸爸媽媽出去吃飯不在傢,呵呵。
她坐在我身邊,話不多,一直在聼我的囑咐。
說到剛才吃飯時說的那句注意身體。
她說剛才聼我說那句話她很想哭,眼淚就在眼眶裏但是忍住了。
然後我說我很想抱抱芳。她发短信告訴我,雖然她没我堅強卻一直想把我放在身後保護。
澤在走之後也发短信告訴我,一聲朋友你會懂。
我覺得我很幸福。

这是個十分愉快不捨的夜晚。
我很囉嗦的說了這麽多,因爲我一定要記下來。
這些都是我親愛的,我深愛著這些可愛的女孩子們。
有人說會永遠留在我身邊,最後卻離開了。
她們不曾說過永遠,卻一直陪伴在我身邊。
这是個短暫的離別,我們在城市的不同地點,但總有紅綫牽住我們的手。
我們彼此想念。不離不棄。
說好了,過年要一起放煙花打雪仗的。
每當雪花飄落的時候,你們都會想起我吧。
我始終是這樣認爲的。


下面这首是順子的《dear friend》 。我想沒有比这首歌更適合放上來的了。

dear friend
[PR]
# by deadmoya | 2006-09-17 16:49 | 二三事

已經確定下來,18號星期一就離開了。
後天,我們會舉行一場狂歡。
我想都會流淚的吧。
我們大家都會熱鬧地流淚吧。
澤在我和小希收拾東西的那天就已經忍不住掉淚了。
她說她明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但真遇到這種事不難過都不行。
我說要學著長大啦。然後伸出手想要為她擦眼淚,可她跑掉了。
親愛的澤,你是幸福的。
你可以與我們告別,有我們為你擦干眼淚。
而有些人離開,卻是無處告別。
有些人走得匆忙,來不及說一聲再見,就已消失在人海裏。

我已不再像前些天那般惆悵。
我想這個地方還是有人會在某個角落想念我。
想念我的笑容,想念我説的話,想念我抽煙的樣子。
然後也會笑起來,順便點上一支煙。
不管你是誰,都是我親愛的。
如果你告訴我你想我,我會給你一個擁抱。

我們終究是要離開的。
这是最好的結局。
但是,是不是我們不說再見,就真的再也不見?
f0064347_20431666.jpg

[PR]
# by deadmoya | 2006-09-14 20:43 | 二三事

我就一個操!
有些事大家心裏明白也就算了,我是真不願意說。
可你这逼裝得也忒不像了,不說幾句我真覺得對不起你。
你他媽以爲你學表演的呢!
你爹你媽生你養你也不容易,也天真的希望你是個善良的好孩子。
可你現在这熊樣兒是不是也太傷他們心了。
你他媽有原因有苦衷,我理解你誰理解我啊!
可惜我也不怎麽理解你,没吃過豬肉也没見過豬跑的人这年頭兒真是不多了。
你可真夠新鮮的。
在我面前你有話直説就完了,虛僞個什麽勁兒啊!
現在讓別人告訴我真相,真是好笑。我他媽笑得臉都快抽筋了。操你大爺的。
你腆著臉說那些屁話的時候也没害怕哪天陰天下來個雷生劈了你。
也没見你一不留神就把你那三寸不爛之舌咬下來吞進去。
我只能說这世界真他媽不公平。
我現在是真不愛搭理你個小逼雜種操的。
咱不是一路人你早就該發現了吧。
我是找不著詞兒了,我是真不想跟你一起說是“咱”。
要是以前就看出來你这本質,我早拿鞋底掄你仨大嘴巴了。
真他媽給你臉了!
我也不想揭穿你,更不想看你跟我面前兒巴巴的掉眼淚。
人就活这一輩子你就少叽巴裝點兒吧你累不累啊。
我看著都替你累,真該給你发個錦旗獎勵獎勵你这敬業程度。
你不學表演真是浪費了,祖國又少了個能進軍奧斯卡的苗子。
現在娛樂圈裏那些所謂的百變明星跟你比起來算個屁。


就這麽著吧。
我也懶得為你打那麽多字兒。
最後,傻逼,我是真想呼你丫内逼臉!
[PR]
# by deadmoya | 2006-09-12 00:20 | 二三事

我們夜夜笙歌起舞不止。
舞到涅磐亦不停息。
黑暗的房間裏我們比外面喧囂的世界更喧囂。
我們只是會搖動的機器。
沒有回憶。沒有過去。
沒有悲傷。沒有想念。

來。跟我來。
我們一起舞蹈。
f0064347_14555159.jpg

[PR]
# by deadmoya | 2006-09-11 14:56 | 糾結

天氣變冷,氣溫驟降。
每日每日我一人騎著新的車子來回于这條我始終深愛的街。
偶爾想起某一段的快樂,會不自覺地微笑。
隨後覺得自己這樣笑起來很奇怪,便馬上收斂。
新的車子還有些不適應,它對我來説十分陌生。
我想念曾經那輛藍色的小車。
它曾陪我走過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曾見證那些幸福。
然後它離開我,它深知那些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你說你這樣離開我,要不要我原諒你呢。
你會不會記得想念我。
如果你在經歷另一段幸福,那麽你就忘了我。
但是我會想念你。

我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離開。
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初就走了。
學特長,對未來算是多了个機會吧。
暑假時培兄說他介紹我去做平模。
我笑了,對於这方面我似乎一直沒有信心。
而現在想想,其實也没什麽不行的,我也不比別人差。
爲何不驕傲的活。
做了決定后,隨即而來的悲傷讓我措手不及。
我本想和一堆人道別。大家擁抱,流淚,依依不捨。
可我想了一遍又一遍,沒有人可以道別。
沒有人與我道別。
我甚至聼不到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得不到一個寒風裏讓我心中溫暖的擁抱。
而我,也只能微笑。
這樣也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城市,誰都不會在意。

剛度過一個最溫暖的冬天,即將到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寒冷。
我已學會自己讓雙手變暖,嘴角還是會輕輕上揚,閉上眼睛開始想象。
春天還是會來的。
親愛的我知道你會在陽光充沛的日子來看我。

最近喜歡的話。
我喜歡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讀它。
萬里孤雲,千里飄雪,清漸遊遠,浮萍妖娆。
搖曳碧玉斜樓上,牡丹花香飄滿城,夜狂飲,問醉里誰扶?


f0064347_0455977.jpg

[PR]
# by deadmoya | 2006-09-09 00:27 | 糾結

接連三天的夢境讓我開始產生懷疑。
白天與黑夜,置身于不同的世界。
到底哪一個最真實。

我喜歡夜晚的那個自己。
那個世界有我想要的一切。
對於白天的所有奢求都垂手可得。
而白天我們只能隱忍。
誰比誰更清醒。
誰比誰更殘酷。
誰對誰走馬觀花。
誰在誰的故事裏哈欠連天。

沒有任何事情和心情可寫。
唯獨我的夢。

小小的更新。
[PR]
# by deadmoya | 2006-09-07 15:11 | 二三事

凌晨4点,看了看表,还是睡不着.
起身点了根烟,看见对面三哥家的电视还开着.
至少这不是个孤独的夜晚,至少还有人没睡.
关上房门,这个世界只有烟头的光亮陪着我.
而它最终还是燃尽.熄灭.一片黑暗.

想起一些人说的话,越发的觉得好笑.
笑着笑着就哭起来.
好象很久没有痛快的哭.
但好象也不是很远.
7月的结尾,8月的开始,最煎熬的一次流泪.
想起那时的自己,真是无比狼狈.
妆被哭花了,用卫生纸擦掉.
我想现在的自己应该很难看.没人会看.

亲爱.忽然想要叫亲爱.
可不知道叫谁亲爱.
忽然想要打电话给谁.
可也不知道能打给谁.
这些天,只要想到自己是一个人.
就会马上湿了眼眶.
我 是 一 个 人.
或许有办法,只是我做不来.
我觉得可笑,笑得我眼泪都出来.

4点40.我打开房门.对面那个房间的电视已经关了.
或许疲惫,或许看完了一场球赛,或许看完了一部电影.
满足而满意的入睡.
那是多么快乐.
天还没有亮,不知为何今夜如此慢.
4点50.母亲起床,洗梳穿戴.
她5点要上班,这般辛苦,我有些心疼.
闭上眼,假装熟睡.
她看到了是会微笑的吧.

6点半天亮得十分透明,我喜欢那种颜色.
有些人会起床了.是否知道我陪了他一夜呢.
于是又点了根烟.
在每日醒来的时刻,第一个想到的会是谁呢.
是否还记得清我的脸.
太多问题在心里纠结,有些许疼痛.用手按上去也无济于事.
我的这双手,给不了自己温暖.
而你也离我遥远.

7点20.父亲也去上班.
我有些困了.
站在窗台边点了烟,看楼下来往的人们,大家都是有目标的吧.
去上班,回家,跑步.
而我,就如此混沌的生活,无所事事.
在夜晚清醒,在充满阳光的白天昏睡.
曾经给予我希望的人远去,而我无能为力.
我想说你回来,你回来我会乖乖的.
我说了很多遍而你听不到.
以后都不说了,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烟灭了.我就睡了.

f0064347_1757571.jpg

[PR]
# by deadmoya | 2006-08-25 17:58 | 糾結

被点名了.

1. 傳給你的人是誰?
free

2. 她和妳的關係?
很好。

3. 寫出你對她的5個好印象?
長得很可愛,我看過照片噠。
diru死忠。
對我很好。
性格我喜歡。

4. 她對妳做過最深刻的事?
幫我加BGM。

5.對你説過最深刻的説話?
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6. 如果她變成你的情人,她有什麼令你喜歡她?
一直在我身邊安慰我。

7. 如果變成你的情人,她有什麼要改?
沒有。

8. 如果她變成你的敵人,你會對他做什麼?
大家都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9. 如果她變成你的敵人,因為什麼令你這麼討厭她呢?
麽法兒說。这誰問的問題阿。

10. 現在你最想她對你做的一件事?
咱一起吃頓火鍋去吧!TAT

11. 把這份問卷傳給你最想知道他們對你有什麼感覺的7個人
哈哈。。我要禍害人間了。
蘋果。
點點。
泡泡。
kaya。
Ryouko。
草。

就6個吧。夜要考試,不打擾她。


一個晚上都在做夢。醒來后笑了很長時間。
笑到臉都疼了,不笑了。開始難過。
以後,只能在夢裏了。
而夢,又能延續多久。
我們什麽都把握不住。

轉了一圈兒還是王菲的歌讓我聼了能感受慰藉。
她唱: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我笑了,我想我很幸福。
我曾在飄雪的日子裏握過那雙溫暖的手。
那些無法抹煞的溫柔。

而如今,不打擾,就是我的溫柔。
[PR]
# by deadmoya | 2006-08-24 15:41 | 二三事

2点半关了电视,和小希一起睡觉.
我因为腿疼睡不着,她刚找了个男朋友也睡不着,于是聊天.聊我们曾经的男人.
很多很多开心的事,夜里那么静就听见我俩咯咯笑的声音.
现在想以前,即使是吵架也那么快乐,足以让我俩笑出声来.
然后我俩同时有种幻觉,觉得彼此还是在一起的.
其实早已分开.

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6点半我从抽屉里拿出以前写的信.
一遍一遍翻看.
这好象是第一次,在天刚刚变亮的时候,看他亲手写的字.
给我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而我给他的那些信,也全都在我这里.
没有留给他回忆的证据,这样会忘得更快吧.
有封信上他对我说,睡觉的时候要盖住腿.
我想以后就没有人跟我说这样的话了,我腿疼也不会有人给我捶了.
没多大意思了.
冬天我生病咳嗽时,他说他难受的程度不亚于我.
以后我咳的时候他连看都看不到了.
没人会跟我说要吃药了.
没多大意思了.

曾经是谁说要一生一世在一起,曾经又是谁先放手退出.
我的喉咙现在堵得很难受.
但也都没多大意思了.
我一直都是想扔就扔的角色,曾经以为在你心里能找到我的重量.
实际上也还是如此.
昨天晚上想明白很多事,也决定了一些事.
还有10天就开学了.
我熬过这坠落的10天便会重新振作.
在冬天来临之前我会忘记过去.
06年开始的冬天是我幻觉的开始.
06年结束的秋末是我美梦的结束.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删掉.
很多次写文章都是这么删掉了.
但想了想还是准备发出去.
算是我最后的纪念.
呵呵..其实有些东西是一文不值的.
比如我这个草率的纪念.
[PR]
# by deadmoya | 2006-08-22 17:39 | 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