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變冷,氣溫驟降。
每日每日我一人騎著新的車子來回于这條我始終深愛的街。
偶爾想起某一段的快樂,會不自覺地微笑。
隨後覺得自己這樣笑起來很奇怪,便馬上收斂。
新的車子還有些不適應,它對我來説十分陌生。
我想念曾經那輛藍色的小車。
它曾陪我走過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曾見證那些幸福。
然後它離開我,它深知那些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你說你這樣離開我,要不要我原諒你呢。
你會不會記得想念我。
如果你在經歷另一段幸福,那麽你就忘了我。
但是我會想念你。

我考慮了很久,最終決定離開。
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初就走了。
學特長,對未來算是多了个機會吧。
暑假時培兄說他介紹我去做平模。
我笑了,對於这方面我似乎一直沒有信心。
而現在想想,其實也没什麽不行的,我也不比別人差。
爲何不驕傲的活。
做了決定后,隨即而來的悲傷讓我措手不及。
我本想和一堆人道別。大家擁抱,流淚,依依不捨。
可我想了一遍又一遍,沒有人可以道別。
沒有人與我道別。
我甚至聼不到一句好好照顧自己,得不到一個寒風裏讓我心中溫暖的擁抱。
而我,也只能微笑。
這樣也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城市,誰都不會在意。

剛度過一個最溫暖的冬天,即將到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寒冷。
我已學會自己讓雙手變暖,嘴角還是會輕輕上揚,閉上眼睛開始想象。
春天還是會來的。
親愛的我知道你會在陽光充沛的日子來看我。

最近喜歡的話。
我喜歡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讀它。
萬里孤雲,千里飄雪,清漸遊遠,浮萍妖娆。
搖曳碧玉斜樓上,牡丹花香飄滿城,夜狂飲,問醉里誰扶?


f0064347_0455977.jpg

[PR]
by deadmoya | 2006-09-09 00:27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