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不住的暴風雨,必須完成的蛻變。
不算十分頑強的挺過去,但自己還算滿意。
隱約看見了彩虹,然後忽而不見。
但依舊晴空萬里。
仰起臉,就輕輕的對著陽光微笑起來。

想念一張清秀白皙的臉,和一個從來没見過的笑容。
心中的祝福飽滿豐盈,於是人也跟著充實起來。
走在路上看到一個相似身影,不住回頭看。
直到那個人消失。開始懷念某段時光。
記憶裏充滿和煦的陽光。五月。
耀眼的綠,乾淨的藍,純潔的白。
和一雙空洞的眼睛。
純真的年代,青澀的感情。
在没來得及開放時就已頹敗。手足無措。
也許这一生都無緣再見。
我只是過客,在你的記憶中停留過萬分之一的時間。
这足以我慶幸。
你教會我的,讓我至今充滿感激。
那麽多的祝福給你。都給你。

盯住三個字發呆。想不到它們與我有何瓜葛。
過去,現在,亦或將來。
一切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收到禮物一份。
沒有很吃驚,有的是小小感動和愧疚。
對任何事物都是冷眼、麻木。
讓我既慶幸又懊惱。
生活恢復到最初。冷漠捲土重來。
忘卻什麽是心跳,偶爾心情開闊。
身邊有人守護,我卻無以回報。
他說無所謂。
但是沒有一種付出是永遠心甘情願的。
我的抱歉和決絕擊退不了他的熱情。
於是順其自然。
这是最好的結果吧。

連續三天只聼一首歌。
《眷戀》。FIR。
至少,它讓我感動。
可是,還有什麽值得眷戀。
[PR]
by deadmoya | 2006-11-05 00:37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