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安康萬福。

2005.12.31。
我陰曆的生日。
我的朋友們圍在身邊為我慶祝。
2006.12.31。
我的朋友沒有一個在身邊。
有的在外地,有的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和別的朋友狂歡,有的已完全陌生。
我坐在KTV的黑暗角落唱信樂團的《天高地厚》。
“不管世界盡頭多寂寞,你的身邊一定有我”。
親愛的,你可曾記得我們的約定?
可曾記得我們給與彼此的微笑?
可曾記得你為我擔心時感覺?
可曾記得你想起我時嘴角挂起來的笑?
可曾記得我們曾經幸福過?
可曾記得有我在身邊陪伴的坎坷?
可你們怎可以離我如此遙遠?

2006。教我如何成長,如何去愛,如何珍惜,如何堅強。
太多我想要記得的事,太多我想要忘記的事。
太多需要記得的事,太多不捨忘記的事。
我不說,可我都記得。
沒有怨恨,沒有痛苦,沒有眼淚,沒有悲哀。
只有想念。
我還可以繼續陪伴的朋友,我相信有我在你們的臉上縂會有笑容。
我再也無法陪伴的朋友,若忘記我你會快樂,那麽忘記我。快樂。
我一直站在你們的不遠處,如果疲憊時想起我,請轉身喚我姓名。
還有那些我相隔萬里的親愛。我們不離不棄的2006過去,還有2007將其延續。
我的夜,我的點,我的泡,我的蘋果,我的kaya,我的Ryouko,我的粽子,我的草。
我們都曾經許諾,要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微笑相擁。

2006的最後一天。
一張乾淨白皙的臉,與我記憶中至為想念的格外相像。
我不敢去看,怕自己恍惚回到過去。
那年的五月陽光,綠色上衣,白色綳帶,藍色仔褲。
再也回不去,也不再出現。
他與我喝酒,禮貌性的對白。
我也不像往日那般推辭,倒上便喝完。
放下酒杯微笑,我的心是愉快的。
如果那是你,我該如何應對。
能否讓我再看一次你的臉。

呐。
07年。要幸福。
安康。
[PR]
by deadmoya | 2007-01-01 01:01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