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在我轉身走掉的時候你們是會來尋我的。
只是太晚了。我走得如此快。

他的冷漠。他的微笑。
我夾在中間進退無路。
我是個騙子。
我故作輕鬆的問,被騙了很不爽吧。
他也事不關己的回答,那又怎麽樣。
於是我決定離開。不去想象留下他們兩個人會如何。
我實在沒有多餘的思維去想這些。

讓他打開摩托車座拿我的包。
他說去哪。我說你拿。
他說去哪。我說你拿。
他說你去哪我送你。我說你拿。
他終于妥協。拿出包遞給我。
妹妹跟出來一臉疑惑,夾雜一些擔心。
我指著他們倆嚴肅的說,誰也不准跟著我。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路上全是行人。我頭也不擡的走。
十字路口。黑色轎車。刺眼的燈光。
在距離我一米遠的地方艱難的停下來。
有粗魯男人的咒駡聲。
我看著他。只是看著。不説話。
等到他的喇叭再次激烈響起的時候,我便繼續向前走。

天真的是太冷了。
那麽大的風。我感覺自己如此可憐。
坐在路邊。偶爾有行人走過眼神帶著疑惑和不屑。
還有吹口哨的男人。
或許覺得我被人甩了吧。或許覺得我是個懦弱的小女孩吧。
或許覺得我在佯裝悲傷吧。或許覺得我平庸吧。
我低下頭,不想讓人看到這般狼狽的自己。
我想點根煙。翻遍了包也沒有。
握著錢也不敢去離我只有10米遠的商店。
如此。只能咬牙忍受。

一個接一個的電話。不停的挂斷。
我不能関機。我想要聼歌。
我想若是周圍沒有一點聲響我應該也會悄無聲息的消失。
在中的聲音出現在耳邊。我便更加難過。

眼淚流過的地方都是一片乾澀。
我站起來走到一棵大樹的背面坐下。
沒有人看得見我,亦沒有人來找尋我。
我一直都是無足輕重的角色。
從來從來都是。
是你們那麽輕易就放棄的人。
也許你們覺得我根本不在乎。
的確。我一點也不在乎。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凍死了。
於是站起來回家。
濃重的鼻音。不想講話。
関掉手機。拔掉電話綫。
躺在床上拉緊棉被想讓自己溫暖。

聼說你們找我找到淩晨1點半。
抱歉。
我想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

其實。我只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PR]
by deadmoya | 2007-03-30 14:02 | 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