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

四天的愛戀。死于我的内心糾結。

我是個惡人。不停傷害愛我的人。
即便我也在乎他。

除了抱歉我不知還能說些什麽。
可是这抱歉又有何用。
看著他認真嚴肅的臉我還是把殘忍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他問是不是有一點不爽。若是有就不要放棄。
爲了那一點點所謂的自由。我說沒有。

他給我足夠的空間。親自送我去男生朋友那玩。
他陪我和我喜歡的朋友在一起。即便他覺得很無聊。
他寵愛我近乎溺愛。想盡一切辦法讓我快樂。
他在乎我心裏的每一個想法。向好友們詢問。
他陪我逛街上網打牌。從沒有一句怨言。
他放棄中南海而買嗆人的白將。因爲我喜歡抽。
他每天接我送我。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他喜歡給我寫信。告訴我平時不好意思說的話。
他喂我吃葯。提醒我氣管炎不能吃辣。
他對條紋的衣服很感興趣。因爲我說花花喜歡穿條紋衣服。
…… …… ……

可是我沒有能力去愛了。
無法完全交出自己去回報他一絲一毫。
原來先放棄也是這樣難的事情。
不知我被放棄時你的感覺呢。

我用巨大的殘忍和罪惡換來了自由。
換來了獨自生活。換來了享受寂寞。

對不起。

再也不會有什麽是刻骨銘心的了。
再也不會有什麽是念念不忘的了。
只有別人的原諒與我的萬劫不復。
[PR]
by deadmoya | 2007-04-10 02:00 | 糾結